【星际后宫】(新版)(129-131)作者:灰叔
 字数:1094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一二九章目标,帝国!
 
  所谓的集训,似乎并没有达到让方文满意的效果。原因很简单——其他小队 的成员针对给白晓飞和安吉丽娜两人当牛做马这件事情,很有一点抵触情绪。而 人缘最好的艾佛璐茜偏偏又留在罪恶之都未回,连和众人沟通的渠道都很欠缺。 
  至于原属安吉丽娜第四小队的王五、王尧兄弟,则干脆申请离开诺亚,调到 前线去打仗了。临行之际二人看着安吉丽娜的幽怨目光,就好像被遗弃的孩子一 样,简直让人不忍猝观。不知是不是因为心里委屈,于是一心想杀几个帝国军官 来出气?
 
  隔天,第二小队的顾前、顾左、顾右三个黑人兄弟也离开诺亚,据说是给白 晓飞等人打前站去。白晓飞暗中询问安吉丽娜,才知道这三个人其实就是顾家派 来保护她的高手,而且和她还算是表兄妹的关系。只是从来没听说死鬼顾天豪还 有个黑人兄弟或者黑人老婆,却不知这三人在顾氏的族系里究竟排到多远? 
  于是诺亚总部就只剩下第一、第三小队的六名成员,和白晓飞与安吉丽娜八 人。
 
  本来在这个强者为尊的时代里,想要缓和气氛的话,举行一场特战小组内部 的比武应该是个不错的主意……以安吉丽娜忽然到了地阶顶峰的实力,原本可以 傲视群雄,让众人都刮目相看。只可惜她的实力原本就在特战小组中位列前茅, 再加上此刻身份尴尬,反而不适宜太过张扬。
 
  在集训的交手之中,众人不知有意无意,也都在刻意回避安吉丽娜。就算动 手过招,也只是虚应几下,草草了事。
 
  反倒是白晓飞身为第五小队的队长,目前不过是地阶三级。虽然在短短时间 内有此进步也算十分惊人,不过比起其他特战小组成员的武力值来,却仍然只有 垫底的命。每每在集训中被人打得鸡飞狗跳、抱头鼠窜,而他又不好意思往安吉 丽娜背后钻,结果几天下来倒有大半时间都是鼻青脸肿。
 
  其实白晓飞自己对这样的战果已经算是非常满意了——至少大家和他过招的 时候,基本已经不用刻意去压制力量。就算和暴力男萨摩尔对抗的时候,白晓飞 也能凭着脑海中的精妙招数纠缠一阵才落败。比起让艾佛璐茜只用一只手就能击 倒他的历史,已经算是极大进步。
 
  何况白晓飞还始终暗藏着三位一体这招后手,与到了地阶顶峰的安吉丽娜携 手攻击的时候,力量已经不亚于天阶强者。如果再加上能量大增的方晴晴进行真 正的三位一体,只怕就算和天阶交手,也能让对方吃个闷亏。
 
  不过对于重新再进一次那个暂时被命名为「第二盖亚世界」的古怪地方,三 人却都心有余悸,始终没有冒然尝试。倒是方晴晴单独和白晓飞进行了一次合力 攻击的测试,发现效果和白晓飞与安吉丽娜联手几近,并没有令人惊奇的破坏力。 
  如是过了两天,方晴晴以特殊顾问的身份进驻第五小队,作为特战小组前往 帝国联盟期间的联络员。至于对帝国的身份,则是白大少爷的机器人宠物保姆— —以罪恶之都赌街继承人的身份,身边多出一个机器人美女,当然是无可厚非的 事情。看来小萝莉非常满意潘莉萝落下的这个机器人身躯,以后就打算常驻在里 面了。
 
  而且就在当天,小萝莉还拉着安吉丽娜躲进房间里嘀嘀咕咕了大半天,不知 在研究些什么。只是等安吉丽娜出来的时候,竟然罕见地有些面红耳赤、不胜娇 羞的样子,让白晓飞看的食指大动……随后不久,他也终于知道方晴晴究竟在做 什么。
 
  在房间里看着潘莉萝下体正在逐渐成形的娇嫩幽谷,白晓飞当然是喜不自胜。 只可惜这具身体的变形能力不但需要庞大的能量,而且想要构建出一个完美的女 体阴道这种精致到极点的工作,也尚需很多时日,暂时还不能让他大快耳垛一番。 
  至此,前往帝国的队伍就算组建完毕。
 
  因为人类联盟与帝国联盟正在交战,所以队伍必须先到罪恶之都里打个转, 接上艾佛璐茜和古月枫,然后再重新出发。到时在赌街的掩护下,这些人的身份 当然全都要改头换面。
 
  其中包括赌街流毒派顾天豪老爷子的孙女安吉丽娜,孙女婿兼对外代表白晓 飞,机器人保姆方晴晴,管家东方雪儿,贴身保镖萨摩尔和女佣小萌。第三小队 的慕容海、周淇淇和马克,则以外聘保镖的身份跟着白晓飞。好在这一队人本来 就负责暗杀、突袭工作,改行做起保镖倒也像模像样。
 
  至于在罪恶之都里等待汇合的艾佛璐茜和古月枫,白晓飞是很希望也给二人 安排个贴身保姆,或者暖床女佣之类的角色。可惜不等安吉丽娜笑吟吟地点头, 或者小萝莉糊里糊涂地同意,就被东方雪儿一口否决——「哪有新婚姑爷身边还 带着一群美女佣人的?何况你是去帝国谈判,又不是郊游……让她们都算进外聘 保镖好了。」
 
  白晓飞:「……」
 
  于是,诺亚特战小组中的八名成员就这样浩浩荡荡出发了。
 
  就在路上行进的时候,特战小组又受到了诺亚方面的最新消息——军部的第 一次反击失败!帝国军队如有神助,轻而易举地避开了联盟重兵囤积的关卡,以 近乎完美的战斗方式再下一城,占领了一处非常重要的资源点。
 
  军部的一群将领暴跳如雷,无论如何也想不出帝国方面究竟怎样提前知道己 方的兵力部署,而且避重就轻,简直像看着联盟军部的作战指令,然后才针对性 采用了行动一样。方文博士传来委托,让特战小组留意这方面的动静,看看帝国 是从何种途径得到情报……这个消息让众人的心中都有些沉甸甸的,仿佛连行程 都变得压抑了很多。
 
  一路无话。
 
  众人穿过那漫天弥漫的、仿佛恒古不变的黄沙进入罪恶之都。上一次封城期 间的硝烟已经彻底褪去,这里又恢复一片阴霾沉重。只有路人那略带警惕、而不 再是恶狠狠的神色,显示出这里刚刚经历过一场规模不小的战争。
 
  直奔赌街,老顾天豪在贾先生和许南康的陪同下亲自迎了出来。不知为何, 这位老人的身上少了几分死气沉沉的气息,代之以正常老人应该有的苍老与疲惫, 更多的却还是那种阅尽千帆的沉稳和睿智。仿佛儿子的死亡并没有把他击倒,反 而让这位老人生命中最后的潜力激发了出来,用这种方式去面对剩余的时间。 
  看到白晓飞和安吉丽娜,顾天豪欣慰地笑了笑,道:「我还以为你们不会来 呢。」
 
  白晓飞无奈地撇了撇嘴,晒道:「我来,是因为诺亚方面交待了任务……可 不是为帮你们赌街讨回财产的。」
 
  老顾天豪轻轻一摆手,悠然说道:「无所谓,反正那些都是你的钱。你自己 不想要,别人又有什么办法?」
 
  白晓飞愕然道:「什么我的钱?」
 
  「你还记得,我答应送你一点嫁妆吧?」顾天豪淡淡道:「现在我决定,顾 后的嫁妆就从帝国方面出了……你能要回多少,我们顾家就送你多少。」
 
  「喂!喂!事情不能这样办吧!」白晓飞顿时急道:「老子冒着风险帮你, 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万一帝国那边一分钱都不给,老子岂不是白跑一趟?搞 不好他们不但不给钱,干脆派个几千上万人来追杀我!那样的话,我还不如不去!」 
  顾天豪摇头淡淡道:「一分钱不给,那是不可能的。除非帝国方面想要承担 和赌街彻底翻脸的损失,否则在那边的资产至少也要让你带回百分之一。这个数 目作为顾后的嫁妆,也不算委屈你吧?」
 
  白晓飞连忙问道:「百分之一是多少?」
 
  顾天豪悠然道:「也不多,大概十亿信用点而已。」
 
  白晓飞微微一怔,瞪大眼睛喃喃道:「百分之一就是十亿?那如果我全都要 回来,岂不就是……就是一千亿!」
 
  顾天豪微笑道:「不错。如果你有本事,这一千亿就都是你的。」
 
  白晓飞眨了眨眼睛,目光已经恢复了清明之色,苦笑道:「就算我有命要到 这些钱,也还得有命去花才好。」
 
  此言一出,众人都露出几分惊讶的神色,显然没想到白晓飞居然在这么短的 时间里就从千亿巨额的金钱诱惑中解脱出来。
 
  其实对于白晓飞来说,心中一向没有什么太远大的志向。自从来到这个世界 后,他已经从原来的标准宅男、处男,变成了拥有老婆还有好几个女人的准花花 公子,吃穿住行也都比原来强出很多。现在唯一的牵挂大概就是帮艾佛璐茜找到 活下去的方法,再就是找回潘莉萝,抢回老白鼠……后两件事需要武力。而艾佛 璐茜的事情就算有再多钱、再大的权利——连武神都解决不了基因改造者的问题, 那么解决这个问题所需要的就只能是运气。
 
  顾天豪听见白晓飞的话,眸中也露出几分讶然之色,旋即淡淡笑道:「先让 小贾和南康安排你这些朋友休息下吧,我带你去见两个人……」
 
  白晓飞以为顾天豪是要带自己去见古月枫和艾佛璐茜,于是点头答应了。 
  方晴晴本来打算跟着一起去,不过却被安吉丽娜悄悄拉了一把,朝她十分暧 昧地笑笑。不禁奇道:「娜娜姐,怎么了?」
 
  安吉丽娜淡淡道:「小白和她们几天没见,肯定有不少话说,咱们等会再去 看她们吧。」
 
  方晴晴欲言又止,最后只得无奈地点点头。
 
  安吉丽娜和方晴晴没有猜对的是,顾天豪并没有带白晓飞去见那两个女人, 而是把他带到赌街后方,一座十分精致典雅的庭院之中,见了两个男人。
 
  一老一少,两个十分特别的男人。
 
             一三零章神秘父子
 
  白晓飞见到这两个男人的第一感觉就是反差,其次却是和谐——强烈的反差 中带着和谐,和非常感觉的和谐中,却又带着反差。这两个男人一老一少、一站 一坐,本来就已经成为对比,可是更大的反差却还在他们表现出的气质上。 
  这是一对父子!从他们酷似的相貌中就可以看出这点。
 
  老人坐着,浑身上下不曾稍动,但是偏偏却给人一种无时无刻都在活动的感 觉,就好像奔涌流淌的潮水一般。最重要的是他虽然安坐如山,却给人一种狮子 搏兔、君临天下的威压感觉。那种透体而出的磅礴压力,几乎让人窒息。
 
  这位老人最大的特点就是霸气和朝气,那是一种只有百战杀场、所向披靡者 才能有的霸气,充满了长刀所向、一往直前的味道;而他身上的朝气则是一种欣 欣向荣,就好像雨后的春笋、春来的野草般的朝气,仿佛永远都不会妥协,不会 低头,更不会停止生长。
 
  小顾天豪身上也有霸气、艾佛璐茜身上也有朝气,可是他们两人的霸气、朝 气,和这位老人一比,简直就像水滴和大海一样,根本没有任何的可比性。 
  反观老人身边那位中年男子,在他身上反而没有任何特别之处。可正是因为 太过于平凡,却成了他身上最特别的地方。他只是安然站立在老人身旁,和光同 尘,看上去就好像与整座庭院中的盆栽布景没有丝毫区别,更没有半点锋芒,偏 偏却给人浑然一体、无懈可击的感觉。
 
  尤其是中年男子的那双眼睛顾盼之间淡然自若,却好像能够看穿一切般深邃, 仿佛在他眸中根本没有任何的秘密。虽然只是人届中年,却饱含着唯有过尽千帆 后才有的睿智与稳重。
 
  一名本该老朽却充满威武霸气和朝气的老人,一名过了而立之时却已经老气 横秋的中年。这两人之间的反差如此巨大,可是和在一起的时候,偏偏却让人觉 得十分和谐,就好像这一对父子本来就应该如此,如果不是这样才反而会让人觉 得奇怪的感觉。
 
  就在白晓飞打量这对父子的同时,他们也在观察着白晓飞,只不过一老一少 的目光都是浅观即止,并没有在白晓飞身上停留太长时间。仅仅过了片刻,威武 老者便淡淡开口问道:「就是他么?」他的声音也同样充满威严,其他偏又带着 几分祥和之意。
 
  老顾天豪应道:「就是他。」
 
  老者闻言略一皱眉,没有说话。
 
  顾天豪不以为意地指着白晓飞,慢条斯理地说道:「古月枫说的,也是他。」 这句话顿时让那名中年男子双眉一扬,却终究还是没有开口。
 
  威武老者缓缓道:「那就让他留下吧。至于能学会多少,还要看他自己的造 化……我欠你们顾家的这份人情,现在总算可以还清了。」
 
  「办一件事情,就能还两份人情,你当然乐不得如此!」顾天豪微微一笑, 朝白晓飞大声说道:「什么也不要问。你就在这里跟着这老不死的在这里呆上三 天……他教你什么,你就学什么。要认真学!」
 
  威武老者听到顾天豪的称谓,顿时忍不住怒哼一声。
 
  顾天豪怪眼一翻,继续说道:「学,是要认真学。不过对这老不死的态度也 无需太恭敬……哼,我们流毒派的人情,也不是那么好还的!这次算便宜了你这 小子!」
 
  白晓飞这才明白顾天豪是要安排自己与这位老者学武。
 
  对于自己一行人进入帝国的事情,这位老爷子虽然嘴上不说,想来其实却已 经默默做了很多事情。包括找来一名神秘的老者,来教授自己一些保命的武技— —就算仅仅是以貌取人,白晓飞也能看出这位顾天豪嘴里的「老不死」非同小可, 所要教授的东西肯定不简单。
 
  只不过三天的时间,究竟能够学到多少东西,就让人十分期待了。
 
  思索之间,那名威武老者已经淡淡说道:「小子,他们说你身上有一件怪异 的本事,能联通到盖亚意识当中去?你现在耍给我看看。」语气之中带着三分不 容置疑,三分理所当然,还有三分不屑的味道。
 
  白晓飞微微一怔,只得老老实实答道:「我也不知那地方究竟是不是盖亚意 识……而且,我只有和女人做爱之后才能进去。」
 
  那名沉默的中年男子闻言突然一震,不易察觉地吁了口气。
 
  「要搞女人才能用的武技?」威武老者哈哈笑道:「真是狗屁不通!难道你 上阵去杀敌,还得脱了裤子一边办事一边打仗吗?」
 
  白晓飞答道:「我这不是武技,只是能通过盖亚意识增强一点功力而已。」 
  「顾老神棍打错了算盘,我看这小子用三天的时间,是学不到什么有用的东 西了……」威武老者叹了一声,扭头朝中年人道:「你去试试他。」
 
  中年人扬眉,目光落在白晓飞身上,淡淡说道:「你小心。」说着,朝前缓 缓迈了一步。
 
  白晓飞刚想问一句「小心什么?」却骇然发现,自己已经张不开嘴了。不但 张不开嘴,甚至连动一动手指都不行!
 
  只因为中年男人迈出的那一步,仅仅一步之间,天翻地覆!一步之间,风云 色变!
 
  白晓飞从未见过,有人能够在一步之间发生如此巨大的改变——原本朴实无 华的中年人在霎那间变成了纵横杀场的铁血将军,从修罗地狱中钻出来的、杀人 无数的恶鬼;原本温和内敛的神情变得无比张扬,似乎可以决定万亿人的生死存 亡。
 
  骤然转变的不只是气质,同时还有凛冽的杀气恍如一把把尖刀利刃,眨眼间 充满整座庭院,刮在白晓飞身上就好像八级台风迎面吹来,在此刻不要说张嘴说 话,甚至就连稳稳站立在原地都成了问题。
 
  而这一切还仅仅是中年人迈出第一步的效果,就在白晓飞的呼吸不畅,几乎 站不稳脚步的时候,他已经又迈出了第二步。
 
  两人之间本来相隔着近三十米的距离,正常的武者之间比斗想要跨过这种距 离,起码也需要热身助跑或者借助一定的地利,总之必然是运动激战之中。而中 年人跨出的第二步却好像闲庭信步一样,无论怎么看都只应该是普普通通的步伐, 偏偏一步之间就到了白晓飞身前。
 
  白晓飞却觉得眼前一暗,就好像一座大山忽然移到眼前,本能中想要退后一 步,骇然发现身体周围的空气竟然比水泥还要坚固,而中年大叔的拳头已经带着 阵阵罡风当头砸下来。拳头还没有及体就给人一种难以抵挡的感觉,令人魂飞魄 散、神为之夺!
 
  虽然心中已经有了怯意,但是怎么都不能束手待毙。白晓飞怪叫一声。鼓起 全身的力气双手上举,顶住了砸来的拳头。
 
  「嘭!」
 
  双拳相交,白晓飞顿时觉得两条手臂好像同时失去知觉,双腿一软之间就要 跪倒在地上。偏偏中年大叔的拳力无休无止,凌厉的杀气咄咄逼人,竟似要把自 己活生生打成一摊肉泥般刚猛。心知如果就此放弃,只怕真的会被他拍成一张人 肉照片。
 
  生死一瞬之间,白晓飞只觉得精神前所未有地集中,身体中的劲气自然而然 按照三位一体的线路运转,竟然在危机时刻再度爆发中一股力量。虽然没有外力 的增强,但是也同样将原来的力量翻出几倍,沿着手臂的脉络冲击出去。
 
  中年男子轻哼一声,手上的劲力忽然微敛,任由白晓飞将他的拳头托起几分, 让过这一股突然爆发出来的力量。
 
  白晓飞心中一喜之下正想抽身后退,忽然发现中年男子的手臂一沉,本来已 经收敛的力道忽然排山倒海般倒灌回来,正好赶在自己旧力已尽、新力未生之际。 两条小腿咔咔两声,最先顶不住巨大的压力被折成两截,就要朝地下倒去。 
  「死!」中年男子的声音从牙缝中挤出来,仿佛两片生铁不断摩擦般刺耳。 听闻在耳中竟然让白晓飞生出一种杀场惨烈的感觉,眼中看见一片血流成河、尸 横遍野的幻象,甚至连口鼻之中都闻到一股浓浓的血腥味道,就好像忽然之间身 处在了无数死尸之中。
 
  白晓飞只吓得魂飞天外,一边奋力上举双臂,一边急声喝道:「住手!难道 你真想杀了我不成!」话音未落,手臂已经被硬生生地再次压低了半尺,眼见中 年男子的拳头由远及近,毫不犹豫地朝着天灵盖砸下来,竟然丝毫没有住手的打 算。
 
  千钧一发之际,白晓飞只觉得自己体内仿佛有道看不见的枷锁「嘎瘩」一声, 被打开了。
 
  周围的时间、空间,仿佛在一瞬间静止——中年人那势若奔雷的拳头看似已 经近在眼前,偏偏又像是远在天边,竟然变得无比缓慢,几乎比蜗牛爬动的速度 还要慢上几分。
 
  与此同时,周围的一草一木全部都好像活过来一样,甚至连头顶的天空、脚 下的地面、身周的院墙,全部都在白晓飞眼中微微扭曲、变形,整个世界都蜕变 成一种极为微妙的存在,似乎在向他传递着某种难以言喻的讯息。
 
  这种感觉,和进入盖亚意识之时又几分相近。既有第一个盖亚意识世界中, 与万事万物和谐统一的亲近感;又有在另一个盖亚意识世界中,所有事物全部在 扭曲变幻的怪诞。最重要的是随着这种变化,白晓飞忽然感受到身体当中、空气 当中、一砖一瓦、甚至一粒微尘、一颗土砾之中,整个天地之间都充盈着一种自 己以前从未发现过的力量——这种力量磅礴、深幽、寂静,几乎是无穷无尽,正 在响应着自己的召唤,同时也召唤着自己。
 
  不知是谁轻轻「咦」了一声,声音虽小却恍如晨钟暮鼓,震慑着人的心弦。 因为这声音的出现,立刻将白晓飞从这个奇妙的境界之中拉回现实,同时也发现 一种难以形容的庞大力量被自己从刚才的世界中带过来,沿着自己的身体奔涌而 出,狠狠撞在中年男子的拳头上!
 
  中年男子脸色微变,始终垂落的另一条手臂忽然闪电般从身体侧面扬起,由 下至上并掌如刀,正好砍在两人较力的中心点上。
 
  白晓飞的双手被掌刀砍中,原本朝前轰击的力道顿时指向了天空。那名中年 男子的拳头同样被自己一掌托起,两人四手同时朝上方轰去。
 
  轰——隆!
 
  仿佛晴空中扯碎了闷雷,天空中传来震耳欲聋的巨大爆鸣声,久久不歇。 
  中年男子默然收起手掌,恢复了平凡淡然的样子。神情有些古怪地盯着白晓 飞,仿佛要把他整个人都看穿一样。良久,忽然转过身去再也不看白晓飞和椅子 上的老者一眼,就这么慢慢走出了庭院。从头至尾除了动手前提醒一句,动手的 时候轻哼一声,说了个「死」字之外,竟然再没有说过一句话。
 
             一三一章聚精会神
 
  早在见面之初,白晓飞就想到这两父子一定非同小可。以老顾天豪的眼界, 只怕除了天阶强者之外,根本不会把其他武者放在眼里。
 
  可即便如此,白晓飞还是没有想到眼前的人会厉害到如此程度!纵观他曾经 见过的所有天阶强者,竟然想不出一个能够与这名神秘中年匹敌的存在。像古月 枫或者小顾天豪、叶长天之流和这名男子比起来,连气势都拼不过,更不用说动 手过招之际的实力了。
 
  除了李察威尔的「湮灭」之外,白晓飞甚至想不出任何一名天阶高手的绝招, 能够和中年男子最后那一拳的威力媲美——而那却只是普普通通的、连名字都没 有的一记直拳罢了。
 
  沉思之际,威武老者的声音淡淡传来:「那边有一台治疗仪,你自己爬进去 修复一下腿部的伤势,一边想想我要问你的问题——第一,你刚才所使用的力量, 都是哪几种力量?第二,这些力量的区别又在何处?」
 
  白晓飞侧头望去,果然发现了老者所说的治疗仪,于是只得倒立着用手一路 拿大顶走过去打开仪器,将下半身泡进了浓浓的护理液中,开始思考老者的问题。 
  刚才的对战虽然只是一拳,事实上白晓飞却已经三度挣扎在死亡线上。先是 使出吃奶的劲儿来打出一拳,结果被中年人轻而易举地接下;然后不知怎么用三 位一体的方式再度爆发出一股力量,却被对方避重就轻,虚晃一枪就破掉了;最 后的一瞬间,却连自己也说不清楚怎么回事,竟然凭空多出那庞大到难以想象的 力量,可惜还是没有打中对方……
 
  思考良久,白晓飞缓缓说道:「这位……老先生……刚才我应该一共使用出 三种力量。」
 
  威武老者沉声问道:「哪三种?」
 
  白晓飞道:「第一、第二种,都是我自身的力量。只不过前者只是豁进全力 的攻击,后者掺杂了一种让能量增容的功法。」
 
  威武老者不置可否地问道:「第三种呢?」
 
  「第三种……应该是大自然的力量。」白晓飞赫然答道:「我也不知该怎么 形容,就好像周围的一草一木,忽然间都把它们的力量借给了我一样。」
 
  「真不知当知是谁交给你武技的!」威武老者微微一笑,带着几分不屑地摇 头晒道:「你的师傅有没有跟你讲过,人、地、天这三个阶层之间的区别?」 
  「让您见笑了……从来没有人系统地教过我这些。」白晓飞有些不好意思地 答道:「不过这三者之间的区别,我正好听人说起过——人阶武者只能使用单一 的肉体或精神力量;地阶高手则在一种力量突破常人之余,另一种力量也相应得 到提高;至于天阶,除了两种力量超过常人外,还能从天地之间吸纳力量……」 
  威武老者哼了一声,怒道:「蠢材,我还以为你不知道这些道理!你既然知 道天地人之间的区别,为什么就是想不到——刚才你用的第一种力量就是人阶力 量!而第二种就是地阶!第三种就是天阶!」
 
  白晓飞微微一震,愕然道:「天阶?可是我现在只有地阶三级啊!怎么会… …」
 
  「嘿嘿……你这小子要是没有一点特殊之处,叶……顾老头又怎么舍得要我 还他这个人情?」威武老者笑了两声,这才肃容说道:「听好了!人阶之上就是 地阶,这一点不假。可是如果以为地阶的人阶的区别仅仅在于能使用几种力量, 那就是大错特错!这两者之间真正的差别在于,地阶高手能够把精神与肉体中的 力量结合起来,让自身的战斗力得到最大程度的释放——这才是人阶和地阶的最 大差别!」
 
  白晓飞皱眉问道:「那天阶呢?」
 
  威武老者淡淡道:「天阶倒是和你说的差不多……在地阶顶峰的基础上,能 做到与自然的力量相结合,就算是天阶了……只可惜,现在连像模像样的地阶高 手都找不出几个来。一群自以为是小屁孩,都觉得用各种歪门邪道,能从天地之 间吸纳力量就算天阶强者。其实是本末倒置,根本就错的一塌糊涂!」
 
  白晓飞奇道:「不是你刚刚还说,能吸纳天地能量的就算天阶么!」
 
  「屁话!」威武老者怒道:「老子说的是先要达到地阶顶峰,然后在地阶顶 峰的基础上再做到这一点!你去问问你所谓的那些狗屁天阶,有哪个能做到精气 神合一的!」眼见白晓飞的目光还有些茫然,威武老者叹了一声,道:「武技, 武技,关键不在于武,而在于一个『技』字!只要运用的当,就算一名人阶武者, 也能发挥出不亚于地阶高手的攻击……你们现在这些武者,全都把等级当成衡量 实力的唯一标准,根本就是只注重武力,把技巧方面丢的干干净净了。」
 
  「招式上我也会不少的……可是打不到人又有什么用?」白晓飞辩解道: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嘛。」
 
  「唯快不破?狗屁!老子就坐在这里让你打,光靠反震就活活震死你!」威 武老者怒道:「你们联盟新式激光枪的速度快不快?地阶以下基本都躲不开吧! 你见谁怕过那东西?」
 
  白晓飞呐呐道:「我也会增强功力的招数,刚才不就用出来了么……」
 
  威武老者冷冷晒道:「不就是三位一体么?你现在再像刚才那样打一拳我看 看。」
 
  白晓飞闻言立刻按照三位一体的运功路线调集能量,却感觉腿部的断骨顿时 仿佛万针齐鑚般刺痛,忍不住闷哼一声。只是看到威武老者那不屑的眼神,也忍 不住心头火起,咬牙强忍着剧痛继续运功,却骇然发现体内空空荡荡,根本找不 出一股能量可以按照三位一体的行功线路来运行。
 
  威武老者看着白晓飞的神色已明其意,叹了一声道:「武学之道,说白了不 外是『聚精会神、心无旁带』八个字而已。其实顾家的三位一体功法,已经算是 别出枢纽地走了一条捷径。只可惜……你们这些人都没有领会出其中的精髓来。」 
  白晓飞反复试了几次,终于颓然问道:「为什么?」
 
  威武老者淡淡道:「原因就在我刚才和你说的那一番话里……这就是我要教 给你的第一件本事。你自己仔细想一想,什么时候想通了,什么时候再告诉我。」 
  白晓飞撇了撇嘴,暗忖这些世外高人好像总是喜欢装神秘,明明可以直接告 诉自己的事情,却偏偏要让自己去猜……不知找老顾天豪告上一状,就说他消极 怠工会不会好点?腹诽归腹诽,白晓飞还是老老实实地开始琢磨,三位一体战术 为什么无法独立施展的问题。
 
  如果在此之前,有人告诉他说三位一体战术根本只要一个人就能用,白晓飞 一定会嗤之以鼻。可现在事实摆在眼前——自己刚才那一击虽然没有通过正常途 径下,与艾佛璐茜或者安吉丽娜合力出手的威势十足,但的的确确是没有接受第 三方的能量,仅凭自己就把自己的力量增容了起码五倍之多!
 
  回想起来,当时脑子里面空空如也、只觉得命不久矣、头皮发麻,结果力量 自然而然就按照三位一体的轨迹运转起来……难道关键就在这个空空如也上面? 或者是只有处于生死关头,才能产生突破?
 
  想到这里,白晓飞在脑海中默默回想着刚才那种生死一线的感觉,试图再次 发动三位一体。果然有细微的能量沿着固定的线路运转起来,可惜强度却始终不 足当时的万一,增容效果当然更是惨不忍睹了。以这种程度的运功方式,根本不 可能对实战产生任何帮助。
 
  不过效果虽然不力量,起码方向正确,看来这个提升功力的办法,就在于对 精神的刺激上。难道这就是所谓的精神与肉体结合起来?
 
  白晓飞心中一动,默念几遍「聚精会神、心无旁带」八个字,在与威武老者 所说过的话一一对照,心中若有所悟。对于他来说,这些道理虽然看似虚无缥缈, 但是毕竟还在很多武侠电影和古籍中有过涉猎。
 
  威武老者的武学理念对于当代的武者来说,其实已经严重脱节。在这个充斥 着高科技的时代中,所谓的内劲、经脉,都已经成为一些能力化、数据化的东西。 一拳打出,蕴含的多大的力量甚至可以用仪器精确到毫克,体内的能量等级更是 有着系统而又完善的划分,所以很少有人会去思考「精神」这个因素在武学中的 作用。
 
  而白晓飞显然占了一个时代的便宜,起码对于他来说,从自己那个时代的缩 影中找出几句更玄奥的武技口诀也不算什么难事。只不过区别在于就算他能从看 过的电影或者小说中记起那些口诀,自己却同样弄不明白其中的意义罢了。 
  恍恍惚惚之间,白晓飞渐渐忘记了腿部的伤痛,闭上眼睛开始将全部精力集 中在体内,寻找能够被三位一体战术所用的能量。不知过了多久,白晓飞渐渐忘 记了自己本来的意图,忘记了腿上的伤势,甚至忘记了自己身在何处……脑海中 就只剩下三位一体的线路。
 
  随着时间流逝,仿佛有一条脉络从无到有,在他的身体中慢慢浮现出来—— 赫然正是三位一体功法的运行线路。
 
  忽然之间,一股热流沿着白晓飞的丹田涌起,同时头顶上仿佛有一道清泉醍 醐灌顶般降下,眨眼之间与丹田的热气交汇在一处。这两股力量在白晓飞体内自 然而然地按照他早就冥想了多时的线路交错疾行,飞快地从开始时候的微弱水滴 汇聚、发展、壮大,成为不可抗拒的洪流,竟然被扩大了数倍!
 
  白晓飞只觉得胸中仿佛有一股闷气在激荡着,不吐不快,禁不住长啸一声, 狠狠挥拳朝着身前的空出击去。
 
  呯!
 
  拳头打在空气中,发出一声炸雷般的闷响。唯有是地阶八级以上的高手,才 能发出这种破空的拳劲。
 
  白晓飞又惊又喜地张开眼睛,叫道:「聚精会神——我做到了!」
 
  威武老者的声音冷冷传来,就好像一盆凉水当头泼下,顿时将白晓飞的喜悦 冲刷的无影无踪:「蠢材……只不过这么点道理,你已经想了30个小时。如果还 想不通的话,干脆就去撞墙自尽好了,省得活着浪费粮食。」
 
  白晓飞愕然抬头,却发现庭院中已经日暮西山,而肚子里饥肠辘辘,饿得恨 不得在自己胳膊上咬一口。连忙低头看了一眼治疗仪的时间表,发现果然已经距 离自己进入的时候,过了足足30小时之久……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10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