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龙红凤】(22)作者:流精岁月
 字数:585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二十二章
 
  「可是,可是……」杨不悔喘息着,心想坏小子你还不知道,被爹娘玩着呢! 不过这样的游戏才带劲。
 
  「没什么可是。」微微眯着眼睛,殷梨亭已经半倾斜的靠在红木沙发上。殷 玉龙的手似乎已经从杨不悔的肥大香臀下面拿出来了,而杨不悔已经慢慢地靠在 红木沙发上,两条腿微微的分开,雪白圆润的大腿看起来特别诱人。
 
  「张嘴,伸出舌头!」殷玉龙沉声说道,杨不悔的小嘴微微张开,将粉嫩的 小舌头伸了出来,殷玉龙当即低头吸吮起来,手已经在杨不悔的大腿上来回地抚 摸。裙子被微微的撩起,已经露出了下体,殷梨亭眯着眼睛瞧着,杨不悔的阴阜 竟然光秃秃一片,阴毛都被剃得乾乾净净!
 
  看着杨不悔湿漉漉的花瓣打开,殷玉龙的手指抚摸着杨不悔的花蕾,隐隐有 「滋滋」的水声传来,看来杨不悔已经湿得不成样子了。
 
  「嗯……」杨不悔忽然呻吟了一声,原来殷玉龙的手指已经插进她的骚屄, 快速的抽动了起来。殷玉龙松开了杨不悔的丁香小舌,杨不悔此时表情迷离,嘴 唇微张,偷偷的看了殷梨亭一眼,眼神似笑非笑。
 
  「不,不要……」杨不悔忽然说道,殷玉龙竟然将妻子的衣服给掀开卷了起 来,露出雪白的巨乳。杨不悔的双手放在腿边,却不由自主地将胸部夹得更大, 殷玉龙低头含住了杨不悔的奶头,吸吮了起来。
 
  一面被抠着湿漉漉的骚屄,一面被吸吮着小葡萄,这让本就敏感的杨不悔更 是有些抵挡不住,如同过电般连连颤抖,一声声诱人声音断断续续的传开。殷梨 亭眯着眼睛看得很真切,甚至那声音都十分的清晰,不过殷梨亭却不敢乱动,很 怕影响了正在舒服的母子。
 
  忽然间,殷玉龙朝着杨不悔的奶子抽了一下,奶子碰撞到一起,顿时摇晃颤 抖,发出了清脆的响声。杨不悔小声道:「别……别这样了,真的,娘亲求求你 了,娘很怕,娘很怕你爹会醒过来。我们回房间号不好,娘随便让儿子玩还不行 嘛!」
 
  「行,娘亲用阴阳双蛊自慰,只要高潮了,孩儿暂时就不调教你了。」杨不 悔犹豫的看了殷玉龙一眼,随后运功令阴阳双蛊出现,一手一边分开自己湿润的 花瓣,令阴蛊进入其中,随后,阴蛊开始晃动抽插起来,很快地,杨不悔的花瓣 就已经流淌出春水,将大腿都弄湿了,接着又让阳蛊进入湿润了的菊花。
 
  杨不悔渐渐地有些忘乎所以,眼睛也微微闭上了,双手在自己的奶子上游走, 时而挑逗奶头,时而狠狠地捏上一把,阴阳双蛊来回出入幽谷和菊花,一进一退 或是同出同进,玩得不亦乐乎。
 
  「啊……啊啊啊啊啊……不……不行了,不行了……啊~~忍不住了,高潮 了!高潮了!啊啊啊啊啊啊……」杨不悔忽然用手用力地捂住自己的嘴巴,双腿 绷直,腰部不断地颤抖,最后竟然直接挺了起来。
 
  随着阴阳双蛊抽出骚屄和菊花的一刹那,酒混着杨不悔的春水直接喷了出去, 将桌子、地面都给弄湿了。夸张!太夸张了!杨不悔高潮的模样简直就是尿尿一 样,即便平时殷梨亭见过了杨不悔高潮的模样,也没见过如此疯狂的一面,毕竟 忍了一年多了,爆发起来肯定厉害。
 
  高潮过后,杨不悔好像全身无力的躺在红木沙发上,胸口不断地起伏,阴阳 双蛊还不时在那丰满娇躯爬行。「怎么样,很刺激吧?看娘亲泄身的样子应该很 强烈,很满足吧?」殷玉龙笑道,杨不悔喘息的微微点头,显然已经有些说不出 话来。
 
  殷玉龙伸手捏着杨不悔的下巴,让她的小嘴微微张开,随后将阳蛊对准她的 小嘴塞了下去。阳蛊很快爬入杨不悔的小嘴,把那樱桃小嘴塞的满满当当,口水 不自然在嘴角流下,阳蛊还有半截不知是头还是屁股在外面摇晃着。
 
  「自己去洗个澡吧!」殷玉龙淡淡的说道,虽没说什么心里还是对阴阳双蛊 有点恶心的,杨不悔点了点头,挣扎的站起来,收回阴阳双蛊,解了殷梨亭的穴 位,还叫上殷玉龙把殷梨亭送回房间,才慢慢地走去房间。
 
  殷玉龙抱着殷梨亭来到房间,将殷梨亭放在了床上,并叫唤好多次确定爹酒 醉了一时醒不过来。大床很柔软,殷梨亭躺下来之后假装醉酒的哼了几声,过了 一会,杨不悔已经洗完澡,便传音给殷玉龙叫他出去拿东西。在殷梨亭的旁边坐 了下来,累得有些喘息,刚刚那么刺激的情况下被玩弄,又高潮了,肯定很累! 
  休息了一会,杨不悔朝殷梨亭看了一眼,然后来到旁边帮殷梨亭脱衣服,殷 梨亭自然顺水推舟,很快就脱光了。肉棒已经硬了,和儿子的不相上下,鸭蛋般 龟头,粗大的棒身,杨不悔看了一眼殷梨亭的肉棒,眼神有些妩媚跟渴望。殷梨 亭不知道杨不悔有什么打算,只是记得她说让自己装睡,索性殷梨亭也就不管了, 看看到底杨不悔有什么手段。
 
  杨不悔将蜡烛灭了,房间里顿时陷入黑暗。紧接着就见杨不悔在床边将衣服 脱了下来,裹衣跟裹裤都没穿,转眼间就已经赤裸,丰满傲人的奶子、光秃秃的 花瓣,在月光的照耀下看起来特别迷人!
 
  妻子弯着腰趴在殷梨亭身上,轻声问道:「夫君,你睡了吗?」
 
  殷梨亭不知道应该作何反应,就假装睡着了。杨不悔又喊了几声,见殷梨亭 实在没反应,便说道:「夫君,不悔想你了,你肯定也想不悔了吧?平时都是你 调教我,今天……今天我们玩点刺激的哦!」
 
  说完,杨不悔离开殷梨亭的身边,殷梨亭急忙眯着眼睛,就见殷玉龙站在房 间门旁边,手里还拿着不少东西。
 
  ????「娘亲让孩儿突破境界才给孩儿,好了,孩儿终于憋了五年突破了, 今天孩儿就要好好报答孝顺娘亲。」殷玉龙又点邪魅笑道。
 
  杨不悔走到殷玉龙面前,慢慢地跪了下来,居高临下的殷玉龙拿出了绳子套 在杨不悔的脖子上,随手将杨不悔拽了起来。随后拿出了一根红绳,在杨不悔的 身上缠绕、游走,没过多久,杨不悔的乳房就完全被绑缚起来,变得更加凸出, 如同两个大碗似的,跟她的身材非常不相配。不得不说,杨不悔的身材很好,没 有什么赘肉,但奶子却非常大!
 
  殷玉龙捏了捏杨不悔的奶子,随后拿出夹子夹住了杨不悔的奶头,而是晾衣 木夹,那东西夹上去可是很痛的,杨不悔的奶头都被夹扁了,脸上顿时浮现出痛 苦的表情,却没敢乱动。
 
  随后,殷玉龙拿出了两根绳子,不过却没给杨不悔绑上,而是递给了杨不悔, 缓缓的转身走了过来,殷梨亭连忙闭上眼睛,这才知道,被绑的竟然是自己! 
  把殷梨亭双手绑在床头,杨不悔似乎有些紧张,随后,殷梨亭感觉到自己的 眼睛被挡住了,传来一股淡淡的幽香,应该是杨不悔的衣服。好嘛,这下什么都 看不到,殷梨亭隐约猜到杨不悔的计划了。
 
  「去给亲爱的爹爹吹箫吧!」殷梨亭听见了殷玉龙的声音,随后就感觉到杨 不悔上了床,蹲在腿边,然后,就感觉到杨不悔用手抓住粗大肉棒撸了起来,紧 接着……一阵温热的感觉传来,杨不悔的小嘴已经含住了肉棒吞吐起来!舒服的 快感不禁让殷梨亭哼了一声。
 
  很快地,杨不悔的动作愈发快速,嘴里也逐渐发出了呻吟声,这让殷梨亭不 禁大呼可惜,根本什么都看不见!「不,不要,娘害怕~~」杨不悔忽然说道, 紧接着殷梨亭就感觉到有人走到旁边,将脸上的衣服拿走了。儿子!还是儿子够 意思啊!
 
  恢复视觉后,殷梨亭才发现,儿子已经脱光了,走到杨不悔面前,让杨不悔 继续吹箫,儿子同时抚摸着杨不悔的肥大雪臀。杨不悔似乎有意捉弄下殷梨亭, 在吹箫的同时妖媚的看着殷梨亭,并深喉一下用内力挤压下喉部肌肉,令殷梨亭 爽的差点叫出声来。
 
  殷玉龙在后面玩弄着杨不悔的骚屄,使她的呻吟声越来越大,身体也逐渐扭 曲,看得出来,她比以前更敏感了!殷玉龙还将杨不悔的双手背到后面,用绳子 绑住了,没了双手的支撑,杨不悔的脸都贴在了殷梨亭的腿上,上半身更是压在 床上,奶头夹的缘故,让杨不悔不断地颤抖,发出不知是享受还是痛苦的呻吟, 但她的嘴却依然含着殷梨亭的肉棒套弄、吸吮。
 
  殷玉龙又叫杨不悔把阴阳双蛊拿出来,用精血控制阴阳双蛊插进了她湿哒哒 的骚屄中,一面抚摸着、揉捏着杨不悔的香臀,用阳蛊不断地抽插娇嫩的菊花。 不得不承认杨不悔的忍耐力确实厉害,虽然身体兴奋,充满了快感,但她的小嘴 却没有丝毫停顿,不像一般的女人,如果高潮了,嘴根本就不动了,完全在呻吟 跟浪叫。
 
  看着杨不悔戴着眼罩,红绳在奶子上缠绕,高高的撅着屁股被儿子玩弄骚屄, 殷梨亭彻底地兴奋了!
 
  「呜呜呜呜呜~~」杨不悔的喉咙忽然发出了一阵声音,身体更是不断地颤 抖扭曲——她高潮了!在这种特殊的情况下,她的高潮来得很快。不过,这并不 算完,殷玉龙拽着绳子将杨不悔拉起来,殷梨亭的肉棒被吐了出来。
 
  殷玉龙将杨不悔转了一个方向,让她把肥大香臀对着殷梨亭,以趴跪着的姿 势靠近肉棒。润滑、柔软,殷梨亭的肉棒顺势就挺入了杨不悔的骚屄,让杨不悔 颤抖的哼了一声,肉壁更是夹紧了殷梨亭的肉棒,差点没把他夹射了。
 
  而后,殷玉龙一手拽着绳子,一手抓着杨不悔的头发,野蛮粗暴地将肉棒对 准了杨不悔的小嘴,快速、猛烈的抽插了起来。随着摆动,殷梨亭的肉棒也在杨 不悔的小穴里来回地抽插,而阴阳双蛊也没抽离,杨不悔菊花是阳蛊,骚屄里插 着夫君的肉棒还有阴蛊,嘴里吃着儿子的巨大肉棒,全身的洞都被堵得严严实实。 
  也不知过了多久,船顺流而下,突然停在岸边撞了一下,惊醒了殷玉龙,殷 玉龙从很长的梦中醒来,爬起来走下船,跌跌撞撞的走了几步,突然后面有五个 沿江搜寻的人追了过来,看见殷玉龙就大声叫他停下,殷玉龙想加快脚步跑,可 没跑几步就被追上了,五个人把他围住了,殷玉龙心想不好,没准今天就交代在 这了,当下把心一横打算不如就来个鱼死网破,手拿折扇一展开,强运内力,环 视四周,紧盯着五个人,而这五个王府侍卫也没想到会在这碰到他,一时摸不清 底细也不敢贸然出手,五人互相看了看,提起手中的刀一起攻了过来,殷玉龙见 五把刀同时砍来,自己有伤在身不能久战,须速战速决,当下身子向后一倒,脚 尖点地,斜着身子向后飞了出去,五人同时拿着刀紧逼着他,刀刃离他身体只有 寸许,正处在千钧一发之际。
 
  殷玉龙处在五人步步紧逼的刀下,生命就在顷刻之间,就在这时殷玉龙一只 脚的脚尖突然一缩再一点地,他后仰着斜飞的身子突然倒转到了一侧,殷玉龙横 着在五人的刀下钻了过去,同时迅捷的用折扇打伤了五人的手腕,五人虎口疼痛, 手中的刀纷纷掉在了地上,殷玉龙趁他们还没缓过神来,将折扇向他们掷去,扇 子旋转的飞过来,嗖嗖嗖三下割破了三人的喉咙,三人倒地而亡,其余两人见到 这种情况,吓得来不及拿刀拔腿便跑,殷玉龙用脚一踢地上的刀,刀飞着追上了 跑在后面的一个人,从他背后刺穿了他的身体,瞪着两眼倒在了地上,殷玉龙再 想追另一个人,突然一口血涌了上来,一滩血吐了出来,双腿一软跪在了地上。 
  刚才这一系列的打斗已耗尽了他的最后一点真力,他本就是强弩之末,完全 凭着一股毅力一口气杀了四个人,这时他再也坚持不住了,这一口血吐出来说明 刚才他强运内力更加重了伤势,使得原来超一流高手掉到初级,又强行发功,更 是伤上加伤,境界更是掉落到二流,脸上已没了半点血色,白得吓人,他想勉强 撑着站起来,眼前一黑又晕了过去。
 
  又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殷玉龙突然听到有人叫自己,他睁开眼睛竟模模糊糊 的看到了张凤梧的样子,笑着想要伸手去摸,没等抬起手,就又陷入昏迷了,口 中叫着:「凤梧妹妹,凤梧妹妹。」
 
  原来刚才叫他的正是上官瑶淼,殷玉龙陷入了昏迷产生了幻觉,竟把瑶淼当 成了凤梧。上官瑶淼除了给殷玉龙开苞那次,后来几年也有上过武当,但是被杨 不悔挡了,说殷玉龙现在凭着一口气在练功,见了反而不好,只在远处看过几回, 也在杨不悔那收到了媳妇礼物,阴阳双蛊后更是开心不已。没想到几年后的第一 次见面,爱人重伤,最可恨的是嘴里在叫其他女人,所以对那叫什么凤梧的女人 没好感。
 
  上官瑶淼跟着师傅周芷若下山办事,是去了趟华山,参加他们的新任代理掌 门就职仪式,原华山掌门鲜于通死在暗算张无忌的昆仑派何太冲、斑淑娴夫妇的 剑下,可谓身败名裂,而留下一子尚且年幼,又因鲜于通的原因不能担任掌门, 后只好在华山二老的主持下由他的师兄白垣的儿子白世英做了掌门,但现在因为 他被天地门抓走,军中不可一日无帅,为了华山的稳定,为了参加英雄大会共同 对付天地门救出掌门必须选出一个新的领导人暂时全权处理华山事务,为了使众 人信服便请了各派掌门前来观礼做个见证,于是经过一场较量选出了鲜于通的儿 子鲜仁做了代掌门,他以父亲当年的成名绝技鹰兔生死搏略胜一筹,其人品也比 他父亲好了许多,因此众人心服,暂时稳定了华山。
 
  在她们回来的路上,看见了殷玉龙与那几个侍卫一场激战之后的情景,四个 侍卫模样的人死于非命,还有一人尚有呼吸,仔细一看才发现像是自己未来夫君 殷玉龙,上官瑶淼忙叫师傅过来观看,周芷若一认正是殷梨亭之子殷玉龙,自己 去武当拜访之时曾经见过,他怎么会在这里,这些人都是他杀的?
 
  看这场面回想当时的打斗一定十分激烈危险,看他模样似乎受伤不轻啊,于 是马上蹲下为他搭脉诊治,发现他内息混乱,脉搏跳动极缓,几乎难以感觉到, 时有时无,五脏也已移位,像是被阴阳两股内力同时击在身上一样,修为境界是 一降在降,再不救治恐性命不保啊,当下立即点了他周身几大要穴留住他一口气, 不让他的真气彻底散去,然后教弟子找了担架抬着他来到了镇上找了一间客栈为 他疗伤。
 
  这一路上上官瑶淼一刻不离的看着他,给他喂水,用手帕给他擦汗,担心的 满脸愁云,更是在心里默念,只要玉龙哥哥平安挺过这关,愿意和其他女人做姐 妹云云。到了客栈又是忙前忙后,精心照顾,更是问起周芷若要如何令玉龙哥哥 好起来。
 
  周芷若告诉上官瑶淼道:「殷玉龙受了伤很奇怪,一阴一阳很是平衡,如果 不是他到了超一流高手,修炼的还是先天太极功到了第六层,也是阴阳平衡的, 中了宗师的一掌死定了,主要是他体内有两股内力作乱,只要压制住一道就可以 醒来,但不可以运功,压制两道便可恢复,至于炼化嘛……殷玉龙现在昏迷,只 能经过双修连体来压制体内伤势。」
 
  上官瑶淼听了师傅的话,觉得自己现在是高阶一流高手了,早就是玉龙哥哥 的人了应该可以压制住的。来到殷玉龙床前,看着那白的面无血色的英俊脸庞, 眉头皱起仿佛忍受着巨大痛苦般,还有那没换衣服前的血衣,上官瑶淼想着想着 便留下晶莹泪珠,恨不得受伤的是自己,心里更是疼得四分五裂。
 
  上官瑶淼马上擦了下脸上泪光,在那缓缓脱起衣服,看那刚刚哭泣的绝美脸 蛋,显得是那样的忧愁伤感,原本清纯天真可爱的嘴角小花朵,一下仿佛枯萎了。 那白皙如玉,冰肌玉肤般的娇躯,暴露在空气中,浑身上下无一不美,看那丰满 坚挺的小白兔,山峰上的粉红宝石在肤白如雪是那样的耀眼夺目,看那平坦小腹, 没有一丝赘肉,那不堪一握的纤细腰肢,那挺翘圆润的雪臀,修长无比的玉腿, 还有那只有稀疏小草掩盖的神秘幽谷,和几年前相比真是女大十八变,看着这上 天的杰作,可惜殷玉龙没看到。
 
  上官瑶淼唤出阴阳双蛊,一只在挺翘双峰游走,一只伏在幽谷草丛拨弄着那 想要含苞待放的花蕾,脱着殷玉龙浑身衣服,不会房间充斥着兰花幽香,使得上 官瑶淼像精灵般舞动。上官瑶淼爬上床,让自己神秘幽谷伏在爱人嘴上,让幽谷 中的兰花春水流入爱人嘴里。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