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的口袋】(12)作者:chenxj
 字数:1054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二章
 
  「铃………」美妙的放学铃声终于响了起来,瘫软在座位上的陈建强撑着站 起来往外走去,他感觉自己都快被女神拆散架了。
 
  「嗨……,达令………」刚出门口,一个美妙的身影就飞扑进陈建怀中,温 香软玉抱满怀的滋味让人遐想无限,只可惜现在的他有些无福消受了。
 
  「哎呦,痛、痛,轻点轻点。」陈建呲牙咧嘴的对着怀中的胡美青说到。 
  「咦,怎么,你受伤了?出了什么事?」胡美青故作关心的问道,手上却不 停地在陈建的身上东拍西捏,专找痛处下手。
 
  「别别别,只是……只是不小心摔了一下。」陈建努力躲避着胡美青手敷衍 道。
 
  「哦~ ,原来是摔的啊……!」胡美青一恍然大悟道:「我还以为你不老实, 被某个母老虎惩罚了呢!」说着又在他身上扭了几下。
 
  「……,这么快你就知道了」陈建顿时有些尴尬。
 
  「喂喂喂,你到底干了什么事?姗姗只是气冲冲的跟我说她把你好好的教训 了一顿,却不肯说为什么。快告诉我、快告诉我,你不说我可不放手哦………」 胡美青边说边用力抱住陈建,胸前两颗饱满的肉球死死地压在陈建的痛处。在周 围众人的羡慕眼光中,陈建可是明白了痛并快乐着是什么滋味了。
 
  「那个……,我只是……只是利用眼镜的地图功能偷偷跟踪了姗姗,我…… 
  我只想趁人不住意,偷偷跟她说说话的。结果……结果一不小心,就……就 跟进了女卫生间。「不敌胡美青的香艳拷问,陈建只好老实交代。
 
  「啊……!这么高级的的东西,居然就这么被你用来干这种事,你……你还 真是个天生的大色狼啊!哈哈」胡美青不由得哑然失笑道。
 
  「不是……不是这样的,我只是……只是不小心,我还没习惯……,地图上 又没显示地名……」陈建涨红着脸想要辩解,却越说越没底气。
 
  「不对啊,这样她最多赶你出来,怎么会这么生气?」胡美青想了想,奇怪 的问道。
 
  「这个……,后来……后来就有人来了,出不去了,我们只好躲到了一个隔 间里,然后……然后姗姗憋不住了,然后我……我就一时好奇,然后就……就… …」
 
  陈建红着脸吱吱呜呜的把之后发生的事也说了。
 
  「哈哈哈,原来是这样啊!」胡美青听完了笑得直不起腰来:「你呀!你呀! 
  真是活该,要是我的话就揍得更重。「
 
  「我又没真的干什么!不用这么狠吧!」陈建身子一缩,喃喃的说道。
 
  「唉……」胡美青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点着陈建的脑门叹道:「重要的 就是你没干什么啊!如果你真的干了点什么,那也就不会挨揍了呀………」 
  「啊?」陈建有些似懂非懂。
 
  「你这个书呆子,怎么就这么不开窍啊!」看着陈建的白痴样子,胡美青一 把揪住陈建的耳朵,凑近说到:「你以前骚扰姗姗的时候不是很大胆么,什么坏 事都做出来了,可现在都送到你面前了怎么反而不敢动了?」
 
  「那……那时候是在躲在背后,没人知道啊,而且我……我一跟人当面就习 惯性地紧张。」陈建讪讪道。
 
  「你是个男人,大胆点主动点好不好,只要小心点不出事,不就行了。而且 在那种场合……那种场合……,嘻嘻,想着都挺刺激的」胡美青突然媚笑着用力 搂着陈建的腰,一个手指轻轻的在他胸口画着圈,娇声媚道:「要不然……,要 不然我们也去试试,我能满足你任何好奇心哦……,而且保证不打你,怎么样… …」
 
  陈建顿时被这妖女挑逗有些神魂颠倒,内心一阵骚痒,不过他却不敢真的信 她的话,生怕像上次那样又是个测试。他只能无奈的忍住强烈的冲动,慌张的推 开胡美青,硬岔开话题说道:「这次……这次姗姗好像真生气了,我该怎么办?」 
  「切,胆小鬼」胡美青撇撇嘴暗骂一声,没好气的说道:「笨蛋,姗姗的身 手我可见过,她一脚就可以踢断5块木板。看你现在这个样子,能蹦能跳能喘气, 你觉得她能有多生气。她只不过是脸皮太薄了,有些反应过度罢了,你想办法哄 哄她就没事了。」
 
  「哦,那明天……明天的约会……」陈建心里顿时又泛起了期待,身上好像 也没觉得有多痛了。
 
  「这个嘛,就包在我身上了,我负责约她出来。」胡美青突然又凑近陈建媚 笑道:「不过嘛……我帮了你这么多,你打算怎么谢我啊~ !」
 
  「这个………」陈建挠挠头道,他现在好像也没什么能拿得出手的东西了: 「随便你说吧,只要我有的什么都可以。」
 
  「好,记住你说的话哦~ ,你可是欠我一个要求的。来拉勾勾,可不许赖皮 哦……」胡美青勾住陈建的手指拉了几下,脸上开心得跟一只小狐狸似的。 
  ……
 
  半夜里的一场大雨,驱散了笼罩在大地上的暑气,给城市带来了一丝清凉, 不过也让陈建忧心了半个晚上。幸好一大早,天就放晴了,可没误了他的「大事」。 
  陈建现在正站在路边的一个广告牌下,看着眼前的川流不息的人群发呆,旁 边商店喧闹的音乐声也丝毫提不起他的兴致。他早早的就在这等候了,可约好的 时间早已过了,还是没见一个人影,他心中不由的有些揣揣不安。
 
  正在他魂不守舍的时候,忽然一道倩影猛地扑入他怀中,耳边响起了一个甜 美腻人的声音:「达令~ 等急了么。」
 
  「啊,青青,你怎么来这么迟?姗姗来了么?」回过神来的陈建低头望着挂 在他脖子上的胡美青问道。眼前的胡美青上穿吊带短裙,下着黑丝高跟,头上还 戴着一顶扎着红色蝴蝶结的小草帽,那一身清凉性感的打扮让陈建的手都不知道 该往哪里放好了。而胸前传来的圆鼓鼓、软绵绵的感觉更是让他心中一阵荡漾。 
  「嘻嘻,迟到是女生的特权哦……,没有耐心的男生可是不讨人喜欢的。至 于姗姗嘛——」胡美青娇笑着用手指点着陈建的鼻子,声音故意拖得长长吊足了 胃口,才往远处一指道:「那不是过来了么,她刚才在应付她那个麻烦的保镖呢。」 
  陈建往前看去,顿时眼前一亮,只见吴姗姗头戴一顶宽边白色遮阳帽,身穿 一件素色的连衣长裙,单肩斜挎着个红色手提包,步履轻盈、仪态大方,好像个 美丽的仙子似的款款走来,那高贵典雅的仪态让陈建不由得有些自惭形秽。 
  不过看着陈建那傻呆呆的表情,吴姗姗也感觉脸上有些发热,她连忙把脸一 板,头一昂,用高傲的表情来掩饰内心的骚动。不过看着挂在陈建身上的胡美青, 她的嘴里却莫名有些酸溜溜的感觉。
 
  「呵呵,你来了。」陈建一边招呼,一边尴尬的想把紧贴在怀里的胡美青推 开,可胡美青却紧搂着他的手不放,同时小声说道:「喂喂,没看到还有别人在 么,小心可别露馅喽~ 」陈建这才注意到旁边还有一个人跟吴姗姗一起走过来。 
  他不由得一愣,阳晨秀怎么也在这里?
 
  阳晨秀抬手跟陈建打了个招呼,戏谑的说道:「你好,原来你真的是青青的 男朋友啊!真是人不可貌相,你究竟是用什么方法降伏这头妖狐的?能介绍一下 经验么。」这话顿时惹得胡美青一阵笑骂追打,嬉闹了好一会,四人才开始往步 行街进发。
 
  「青青,这个大灯泡怎么又来了。」陈建故意拉着胡美青慢走几步低声问道, 看着亲热地挽着吴珊珊走在前面的阳晨秀,他心情很是郁闷。
 
  「嘻嘻,没办法,姗姗的气还没消哪,这是她故意约来的。」胡美青低声调 笑道:「就是要让你没办法动歪脑筋,看得到吃不着,馋死你,哈哈。」
 
  「啊……,你没帮我说说好话啊……」陈建有些傻眼,他知道自己嘴笨,昨 晚特意上网找了一本《情话大全》背了不少,准备今天好好哄一下姗姗的,可有 阳晨秀在,别说说话了,他连靠近都难啊。
 
  胡美青娇哼一声,摆出一副劳苦功高的样子说道:「谁说的,我昨晚可是幸 苦忙活了半个晚上才说服她出来的,要不然你可是连她的面都见不到。」
 
  「啊?你昨晚在她家?」陈健不由得一愣。
 
  胡美青抬头瞟了他一眼,媚笑道:「怎么了~ ,我们两个好闺蜜联床夜话, 你有什么意见么?」
 
  「没有,没有,呵呵……」陈建慌忙摆摆手干笑道。不过一想起上次约会吴 姗姗和胡美青之间的香艳暖昧,他脑中顿时开始浮想连连。
 
  「青青,别理那个笨蛋了,快过来看看,这东西怎么样。」吴姗姗在前面回 头喊道,还顺便给了陈建一个白眼。
 
  「嘻嘻,我好像闻到一股酸溜溜的味道了。」胡美青嘻笑道:「总之你就先 老老实实的当你的导购  搬运工吧,我来慢慢想想办法,看能不能帮你找找机会。」
 
  看着三个美女在前面亲热的挽手并行,莺声燕语相谈甚欢,却独把他晾在一 旁,陈建只能无奈的摇头叹了口气,跟了上去。
 
  ……
 
  「咳……真是不明白这些女孩子,怎么对那些亮晶晶的小玩意有这么大的兴 趣。」看着三女在那叽叽喳喳的精挑细选,陈建有些无聊的想道。他们已经在一 个卖精致小饰品的摊位面前流连半天了。虽然陪着美女逛街其实挺也是不错,但 他的心情却还是非常沮丧。吴姗姗那端庄娴雅的身姿时时吸引着他的目光,只是 那可恶的阳晨秀却始终让他难以一亲芳泽。
 
  不过此时胡美青的心思也没在这上面,她正抬着头左顾右盼,想找些乐子。 
  突然,她发现了一些东西,顿时眼睛一亮,脑子冒出了个怪异的想法。她连 忙趁着不注意,溜过来凑近陈建,有些激动的小声说到:「喂,喂,喂,笨蛋, 我有个很刺激,很好玩的点子,敢不敢试试。」
 
  「你又想干什么?」陈建立刻精神一振,至少目前为止这鬼丫头的点子都让 他挺爽的。
 
  「嘻嘻,总之有你的好处,不过记住悠着点,可不要做的太过分哦!」胡美 青对他笑着眨眨眼睛。
 
  「啊?在这大街上能干什么过分的事啊」陈建有些茫然的看着胡美青钻进了 旁边的一家蛋糕店。没过一会,她捧着一个大大的硬纸盒走了出来,纸盒的盖子 却用胶带粘的结结实实的,不知道里面装了什么东西。
 
  「你这是什么?生日蛋糕?」陈建奇怪的问道。他手上已经捧了两个不小的 盒子了,手臂上还挂着一堆袋子,再加上这个大盒子,东西都快堆到胸口了。 
  「来,这个放在最下面,用两只手捧着。」胡美青说着上前帮着他把东西放 好,陈建这才发现盒子贴着他的这一面被剪开了一个圆圆的大洞。他刚奇怪的想 问,胡美青就凑近搂着他的腰说道:「赶快看看周围,有没有人注意我们。」 
  陈建有些莫名其妙的激活了眼镜地图,他现在已经学会把地图设定成半透明 状态了,这样可以在查看立体地图的同时保持正常视野,以免又发生上次那种乌 龙事情。他看着地图往旁边走了两步,靠到墙边说到:「这里没……」话还没说 完,就听刷的一声,胡美青居然一下子拉开了他的裤链,伸手把他的小弟弟掏了 出来。
 
  「喂喂喂!你……你……别随便掏人家东西出来啊!」陈建顿时一惊,有些 慌乱的小声说道。胡美青那温软水嫩的小手捏得他的小弟弟一阵抽搐,让他不知 道现在是应该惶恐还是应该兴奋,这当街被美女调戏的感觉还真是让人无法言语。 
  还好他手上东西多,完全挡住了别人的视线,这才没有走光。
 
  「嘻嘻,真难看,凉飕飕、软趴趴的像条死蛇似的。」胡美青俏皮的冲着陈 建吐吐舌头做了个鬼脸,用两根手指捏着他的小弟弟摇了摇,然后整个塞进了盒 子上的破洞里。「拿稳盒子哦~ ,万一出糗了可別怪我们不认识你哦……」说着 还帮他把挂在手臂两边的袋子拉好遮严。
 
  「你这是在干嘛?这盒子里面没什么奇怪东西吧!」,陈建慌忙把盒子紧贴 着身体拿好,哭笑不得的看着胡美青。这在大街上露着小弟弟,虽然是有盒子罩 住,但还是有些说不出的怪异,他感觉蛋蛋都惊得有些抽筋了,这样算当街遛鸟 么。
 
  「嘿嘿嘿,这里面有一个无牙老虎,专咬小弟弟的,只要你一翘起来就会被 吞掉,你怕不怕」胡美青故意装的阴森森的说到。
 
  「哼,信你才有鬼」陈建没好气地看了胡美青一眼,再说他现在正胆战心惊, 生怕暴露出丑,那里硬的起来嘛。
 
  「你忘了上次约会我说过的关于我们的爱好么,胆小鬼可不受女孩子欢迎哦 ………」
 
  胡美青妩媚一笑,凑近陈建耳边悄声道:「另外~ ,我们来玩个有奖竞猜的 游戏,你来猜一猜,我们两个的裙子里面有没有穿东西,答对了有奖哦~.」说完 还在陈建地耳垂上轻轻咬了一下,娇笑着跑到吴姗姗那边去了。
 
  陈建顿时就目瞪口呆了,他的女神也就算了,她穿着长筒裙可是都快拖到地 面了,但胡美青穿的可是包臀短裙,臀部以下最多5厘米。而那妖女在那里装着 弯腰挑选东西,把屁股翘向陈建,还故意的扭动了几下。
 
  那窄窄的短裙被一团浑圆饱满的翘臀绷得紧紧的,光滑的表面看不出一丝内 裤的痕迹,陈建心中顿时涌起一股弯腰系鞋带的冲动,小弟弟也不由自主的兴奋 起来了。忽然他心中一惊,身子猛地往后一缩,这盒子里面居然真的有东西,他 感觉自己的龟头顶到了一个软软的东西上面。虽然他也知道胡美青不会真的害他, 但还是被吓了一跳。
 
  不过与此同时,他看见前面吴姗姗也突然身子一抖,轻声惊呼一声,然后推 了一下旁边的胡美青,红着脸小声道:「别乱来。」
 
  「啊?怎么了?!」胡美青挽着吴姗姗笑着说到,却侧头向着陈建俏皮的挤 挤眼。
 
  看这情况,陈建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丝明悟,他不由惊喜的想到「这……这盒 子里该不会是……,这妖女也太乱来了吧!」。
 
  他连忙定了定神,用眼镜地图看了看四周,虽然周围人潮涌涌,不过绝大多 数目光都被前面的三个美少女的美好的身影吸引了,近在咫尺的他却几乎没人注 意。
 
  他深吸一口气,按耐住紧张的心情,拿稳手中的盒子,挺直身子把小弟弟往 盒子深处探去。
 
  很快,他感觉到自己的小弟弟顶到了一个温软湿滑的地方,肉嘟嘟软滑滑的, 中间还有两片柔软肉片,正随着他的触碰抽搐收缩,磨得他的龟头一阵酥爽。陈 建顿时兴奋不已,胡美青居然真的把恶作剧之镜放在了盒子里面了,这样的话他 小弟弟碰到的不就是……,陈建惊喜莫名的望向前面的吴姗姗。
 
  吴姗姗此刻却又惊又羞,她感觉有一个火热的东西不停地在她娇嫩私处顶撞 摩擦,那酸痒的快感弄得她一阵的战栗。这可是大街上啊!她慌乱的看看四周, 一把揪住胡美青焦急的小声道:「不是说在我穿成这样出来你就不在乱来么,你 ……你怎么说话不算数。快……快把镜子还给我,别再摸了,要被……要被人发 现了。」
 
  胡美青却把两只手放在面前,嬉笑着说:「你在说什么呢?我可什么也没干 啊!
 
  镜子也不在我这里啊「
 
  吴姗姗顿时一愣,不是青青,那仍然顶在她下体不停摩擦的东西是什么?她 仔细感觉了一下,终于反应过来了。「你又害我。」她瞪着胡美青叫道。
 
  她刚想回头找陈建的麻烦,旁边的杨晨秀却转过头问道:「嘿,你们在说什 么呢?什么镜子?青青又干什么了?」
 
  吴姗姗顿时一慌,连忙强忍着下体的快感,镇定道:「哦,没什么,刚刚青 青对我说,她昨天不小心把我包里的化妆镜摔坏了,问要不要买个新的。」 
  「哦,我知道,我知道,手镜在那边那个店有卖,有好多很漂亮的,我带你 去看看吧。」杨晨秀立刻热情的拉着吴姗姗往前走去。
 
  「对呀,对呀,去看看,去看看。」胡美青也趁机挽着吴姗姗的另一边手, 挟持着她往前走。吴姗姗想要挣扎,却又怕惹人注意,只好身不由己的跟着走了。 她现在有些后悔了,有杨晨秀在场她反而找不到合适的理由教训那个色狼了。 
  陈建看着吴姗姗并没来阻止他,心里顿时一阵兴奋,他现在终于有些理解胡 美青所说的「特别刺激的爱好」的意思了。虽然他也怕的有些心慌脚软,但这样 确实也非常刺激过瘾。于是他连忙打开眼镜地图的警报功能,把三个人都添加进 了警告名单,这样就可以提醒他是否引起了别人注意。做好准备后,他挺着兴奋 的小弟弟又小心的开始了新的探索。
 
  只不过在这大街上,他也不敢有什么大动作,而且底下什么也看不见,只能 靠感觉。于是他双手紧抱着盒子,借着着走路的摇晃,让阴茎不停地在那柔软肥 美的阴唇上上下下戳弄着,初始还有些干涩感,很快就被一股股粘稠的液体弄得 湿漉泥泞,顺滑极了。从龟头上传来的舒爽销魂感觉,让他忍不住摸索着把小弟 弟往阴唇中间的诱人之处挺进。
 
  不过很快他就郁闷的发现,胡美青又在搞恶作剧了,那个妖女只固定了镜子 的上面,却没固定下面,结果镜子就像个上悬窗似的,一用力顶弄就会向后移开, 导致他的龟头根本无从着力,试了半天都没办法挤进那迷人的销魂洞中。他只能 无奈的挺着小弟弟,就着那丰沛蜜汁的润滑,顺着女神那美妙的肉缝来回刮弄摩 擦。那肥美的阴唇柔软滑腻,让他感觉就像在奶油上面滑动,虽不能真的销魂, 但那酥软的感觉也确实十分过瘾。他不由得想到了上次在游泳馆里的香艳旖旎, 这样持续的摩擦不也是能让女神舒服么!于是为了女神的幸福,他开始了辛勤的 工作。
 
  吴姗姗清晰地感受到陈建的坚挺粗大的阴茎在自己的双腿间刮擦,感觉阴唇 的嫩肉都快被烫化了,一股酸爽的快感从下腹慢慢扩散开来,让她混身酥软,头 皮一阵阵的发麻。但她表面完全不敢露出异常,依然娴静优雅、若无其事的走着。 她心里又羞又怕,这要是被人发现了她,可真就没法做人了。
 
  异样的刺激令高傲的她芳心矛盾迷惑,但敏感地带传来的舒爽快感仍然那样 清晰、强烈,冰清玉洁的处子肉穴被这样当街淫亵抚弄,让她即羞耻,又害怕。 理智不停的提醒她应该对这样的羞辱感到愤怒,应该做出反击,可是那令人脸红 心跳的本能快感却没有因此而减弱一分半分,反而强烈得令人心醉。
 
  她努力保持着姿态,言行依然完美,但周围人群望过来的那些本来让她暗自 得意的惊艳目光,现在却让她非常惧怕心慌,似乎大家都发现了她裙子下淫荡的 秘密,不过那种心慌慌的感觉很快就转化成更强烈的快感,在她体内冲撞着,让 她的身体感觉更加敏感,不觉得下体已经开始泛滥成灾了。
 
  虽然没有被真的深入体内,但她自己手淫本来也就是靠着这样的摩擦达到高 潮的。随着陈建的火热肉棒在阴唇上的摩擦,快感慢慢积累着,越来越强烈,特 别是龟头的沟冠刮过阴蒂引起的强烈电流刺激,让她感觉越来越兴奋,一股奇妙 而又强烈的快感顺着脊柱上升,缓慢而势不可挡的占领了她的脑海,让她再也无 法忍耐。
 
  她只能依靠长久训练形成的本能,在那令人头昏目眩的快感浪潮中努力保持 着正常仪态。她低着头用帽子的边缘遮挡着羞红的脸庞,做出一副仔细挑选商品 的样子,嘴里有一句没一句的应付着杨晨秀的话语,内心苦苦忍耐着,慢慢的熬 过那难耐而又快乐的销魂高潮。
 
  「这不是……这不是我的错,是那个色狼偷偷干的,每次都是这样,我也没 办法阻止……对,我没有办法阻止。」吴姗姗脑子里默念着,努力为自己找着沉 沦欲望的理由。站在大街上被男人磨擦私处到高潮让她羞愧欲死,但这种刺激销 魂的感觉却也让她既害怕又沉迷。强忍的结果让高潮持续的缓慢而强烈,她都分 不清这感觉到底算是甜美的折磨还是痛苦的享受了。
 
  好不容易熬过了顶峰,胡美青马上凑过来悄悄说道:「怎么样,过瘾吧!这 可比我们自己玩刺激多了。」她也已经面色晕红,媚眼如丝了。「放心,怕你受 不了我设有机关的,那个色狼没办法做的太过分的。」
 
  吴姗姗瞟了一眼另一边的阳晨秀,不敢搭话,只能咬着嘴唇胡美青的腰眼上 恨恨的捏了一下,只引来了一阵吃吃地娇笑。
 
  陈建努力摩擦了半天,只感觉女神的阴唇越来越热,越来越滑,上面一个小 小的突起越变越大,每次碰到都会引起阴唇一阵强烈蠕动,让他蹭的更加舒服了。 突然随着一阵强烈的震动,肉穴像一张小嘴似的含着他的龟头不停地收缩,一股 股灼热的液体随着收缩喷涌出来,沿着他的阴茎慢慢流淌,那火热的感觉让他爽 快极了。
 
  而眼前的两个美少女似乎仍然在那若无其事的低头精心挑选喜爱的饰品,不 过眼尖的陈建已经发现了面前那两个诱人的圆臀都在轻轻抖动,臀缝一下一下不 停地收缩着,好一会才停止。
 
  陈建赶快凑上前,眼睛盯着地图,努力的用手中的一大堆东西遮挡着周围的 视线,以免被人发现这底下的香艳之处。虽然他还没得到满足,但当街把两个美 女弄到高潮还是让他觉得非常刺激过瘾。正当他犹豫着这样算不算过分,是不是 该停止的时候,胡美青却转过头来,向他抛了个媚眼,伸出小巧的舌头轻轻舔了 一下嘴唇,小声说了一句继续,然后搂着吴姗姗继续向前走去。
 
  陈建看得到吴姗姗只是轻轻地挣了一下就被拉走了,并没有表示反对,顿时 又兴奋起来了。虽然他的小弟弟已经涨的有些生痛了,但只要能让女神幸福,再 苦再累的工作都要无条件完成。于是他调整了一下盒子,又开始了辛勤地耕耘。 
  「咦,你们两个的脸怎么这么红,有什么地方不舒服么?」逛了半天,神经 大条的杨晨秀终于发现有些不对经了。
 
  「哦,不……,没事,没事,只是……只是天太热了。」吴姗姗被吓了一跳, 慌忙说道,她正被陈建的肉棒磨得筋酥骨软,已经小丢了两次了,现在差一点就 又要到了。
 
  「是啊是啊!刚才还有些云朵遮荫,现在太阳出来就太晒了,热死我了。」 胡美青也跟着应道,还顺手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珠,小心翼翼的偷爽了这么长时 间,确实也挺累人的。跟在后面的陈建也慌忙停止动作,以免她们忍不住露馅。 
  「嘻嘻,你也太娇气了吧,这点阳光算什么嘛,你们都还戴着太阳帽呢,我 可什么都没戴啊!」杨晨秀笑道。
 
  「嘻嘻,你当然不怕,你的外号不就是阳光么。」胡美青调笑道:「谁像你 这个野丫头啊!成天到处乱跑。你看你的头发,跟个男孩子似的,再晒的黑一点 小心以后找不到男朋友哦………」
 
  「切……谁在乎那些臭男人的想法。」杨晨秀做出一副嗤之以鼻的表情,然 后抱着吴姗姗嬉笑道:「我才不找男朋友呢,我有姗姗就行了。哪象你,居然这 么快就被男人迷住了,太没用了吧!」
 
  「哈哈,你还小,不懂事,根本不知道男人的好处。」胡美青故意伸手摸摸 杨晨秀的头笑道:「乖,长大了你就懂了。」
 
  「切……,你只不过才大我一岁,有什么资格这样说。」杨晨秀一把拍掉胡 美青的手,有些着恼。她回头看着憨笑着的陈建,一脸嫌弃的说道:「而且这个 笨头笨脑的家伙到底哪里好了,居然能把你迷成这样。」
 
  胡美青听了却毫不在意,笑着回头指着陈建的手娇嗔道:「你可别被他这幅 老实模样给骗了,这家伙可坏了,背地里可是什么都敢干啊!」她的脸瞬间转变 成一副楚楚可怜的表情说到:「而且……而且这个家伙可是很厉害的,我空有一 身滔天本领,却始终无法逃出他的手心,只能被他彻底征服,任他玩弄蹂虐,呜 呜呜,天妒红颜啊!」胡美青装模做样的抽泣了两声,忽然又抬头对着吴姗姗笑 道:「你说是不是啊,姗姗?」
 
  吴姗姗看着胡美青装腔作势,不禁回想起陈建过去那些恼人的行为,心里正 羞怒交加,无法言喻,突然被胡美青问了一句,不由心底一阵狂跳,连忙把脸一 板,佯怒道:「你跟他的事我怎么知道,秀秀,我们别理这个发花痴的丫头了, 走了。」
 
  说着拉着杨晨秀继续往前走去。
 
  杨晨秀却被胡美青的表演唬得有些愣住了,疑惑的回头看了看陈建,可怎么 都看不出这个家伙究竟哪里厉害了。
 
  胡美青却笑嘻嘻的看看吴姗姗,心里暗付道:「嘻嘻,敢说我花痴,看我不 整整你。」她悄悄伸手把粘在手臂内侧的小喇叭拿了下来,然后慢慢落后两步等 陈建跟上,突然小腰一扭一摆,一屁股重重撞到了陈建手中的盒子上。
 
  陈建被胡美青说的有些心虚,正埋头跟上,还捧着盒子努力让小弟弟保持距 离,以免被发现异常,完全没想到胡美青会来这么一下,于是那可怜的盒子就被 两人合力夹在中间,被挤得都变形了,前面还凹下去了一块。
 
  陈建只觉得下体一阵酥麻,硬挺的阴茎猛地往前戳在了在那柔软的肉丘上, 龟头顺着那肥美的阴唇,就着那滑腻的淫水,一头撞进了一个狭窄而富有弹性的 小洞里,虽然只是进去了三分之一,但那种紧握纠缠的强烈快感还是让他倒吸一 股凉气。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胡美青已经夸张的哎呦了一声,转身对着陈建叫道: 「喂,笨蛋,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啊,走个路都会踢到脚,小心别把我的东西撞坏 了。」说着她还伸手抓住盒子用力晃了几下,才做出一副放心的样子,用手指戳 着陈建的胸脯教训道:「还好只是盒子瘪了,里面的东西没事,你给我认真拿好 好,可别真的摔了,弄坏了我可是要重重惩罚你的。」说完却偷偷的对陈建飞了 个媚眼,飞快地转身跑了。
 
  陈建终于回过神来,看着这搞怪的妖女不知该怎么说,胡美青那几下晃动使 得他的小弟弟在那火热的肉洞里猛戳了几下,顿时引起了更剧烈反应,他只觉得 那迷人的销魂洞猛地一阵收缩,小弟弟被温暖湿滑的嫩肉紧紧纠缠住,紧接着一 股股滚烫的液体喷在了他的龟头上,烫的他浑身一哆嗦,差点也跟着喷射出来, 可是旁边的被惊动的杨晨秀正回头瞪着大眼睛看着他,让他只能呵呵干笑两声, 强忍着一动也不敢动。
 
  被惊动的杨晨秀回头看着这两个家伙打情骂俏。胡美青刚刚还是一副被欺负 小媳妇的可怜模样,一转眼就跟母老虎似的,欺负的陈键傻呆呆的完全不敢出声, 这让她觉有些好笑,却没注意到身旁的吴姗姗已经整个人都定住了。
 
  而吴姗姗此时感觉自己就快死了,她刚刚虽然摩擦的小小高潮了两次,但身 体和精神的空虚感却越来越强烈,那滚烫的肉棍总是在敏感的蜜穴阴蒂周围辗转, 始终不能深入,让她体内感觉越来越瘙痒,某种强烈的渴望不停侵蚀着她的理智, 让她有些难以忍耐。
 
  杨晨秀刚才的打扰让她有了些喘息之机,正在努力平复体内的骚动,这被陈 建突然袭击,她只感觉敏感的肉穴被猛地撑开,一个硕大的龟头撞进了她的体内, 犹如高压电流般剧烈的快感瞬间充斥了她全身,让她差点叫出声来。她浑身都绷 紧了,咬紧牙关紧闭双唇,才勉强没有喊出来,但紧接着的几下抽插搅动让她再 也忍耐不住了,强烈的刺激让她娇嫩的肉穴一阵猛烈收缩,累积的快感像洪水一 样溃堤,巨大的充实感带来的强烈刺激洪流瞬间将她整个淹没,她只能用尽最后 一丝理智,努力站稳脚跟,就无可抵御的被冲上了最强烈的销魂高潮。
 
  那妙不可言的爽快感觉让人没了时间的概念,仿佛只持续了几秒钟又好像过 了几个世纪,恍惚中的吴姗姗忽然心里猛地一惊,突然想起了当前的处境。 
  「啊,完了……要被人发现了」她慌乱的想着,强迫自己从高潮的混沌中清 醒过来,却愕然发现自己居然还站在原地没有倒下。
 
  原来胡美青早有准备,她及时赶到,装作开玩笑的样子插进吴姗姗和杨晨秀 中间,一手搂着吴姗姗的腰,暗暗用力撑住她的身子,另一只手却指着远处做出 一副惊讶地表情对着杨晨秀说话,把她的注意力完全引开了。而陈建看着吴姗姗 摇摇欲坠的样子也赶紧凑过来轻轻顶着她另一边身子。
 
  「就在那边,我看得清清楚楚,那个穿红衣服的,现在已经跑远了。」胡美 青还指着远处对着杨晨秀小声说着,感觉到吴姗姗的动静,胡美青转过头来说道: 「姗姗,你刚才也看到了吧,就在那边嘛。」,还对她促狭地眨了眨眼睛。 
  「哦……啊,是啊,是啊,没错,我也看到了。」刚回过神的吴姗姗根本不 清楚她们在说什么,只能顺着胡美青的话应道。
 
  「那边人太多了,我什么都没看到。」杨晨秀转过身来,摇着头咂舌道: 「真没想到,居然还有这么不知羞耻的人,居然没穿内裤就跑出来逛街了,活该 她被风吹的走光了。啊……,姗姗,你的脸怎么越来越红了。」
 
  「哦,没事,只是感觉越来越热了。」吴姗姗强自镇定的回答道,但心里却 羞恼的暗暗用力掐了胡美青一把。结果反而让胡美青笑得更开心了。
 
  「既然这样,那我们去哪里坐坐,凉快一下吧。」完全不知背后隐情的杨晨 秀指着旁边一间冷饮甜品店说道。
 
  「好啊,好啊,我现在都快渴死了。」胡美青马上高兴地叫道,拉着吴姗姗 走了过去。
 
  吴姗姗倒没意见,高潮的余澜还在她的体内回荡着,让她感觉浑身酥软,没 有胡美青的扶持她可是连路都快走不动了,急需休息一下。
 
  陈建在后面也松了口气,慌忙跟上。刚才差点害女神当街失态,他只能忍耐 着让盒子里的小弟弟离开镜子,不敢再搞什么小动作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10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