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玲玲大师风水灵异传奇】(03)(之一)作者:lichee
 字数:801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三)之一
 
  何玲玲车子来到了一个隔离度假村,她看见四周有许多传媒,车子抵达闸前, 驻守警员截停车子,不准车子再驶入,何玲玲便下车,先在警岗亭登记,然后一 名女警带她到警岗亭不远处的一间房内。
 
  「何小姐,请你把身上的衣物鞋袜全部除下,包括任何饰物,放入储物柜内, 这里有便拖供应,然后在那边门旁按制便可进入度假村内。」
 
  女警说完便退出房间,何玲玲听到门上锁的声音。
 
  何玲玲依女警所言脱下身上唯一的连衣裙,换上便拖,到门边按制,不久门 打开了。
 
  何玲玲看见曾家莹全裸的站在自己面前,曾家莹一身白肉,乳房丰挺,乳头 粉红娇滴,两腿又长又白,阴阜隆起红润,阴毛不多不少,刚好遮住阴阜。 
  曾家莹眼前的全裸何玲玲,身材曲突,肌肤白晢,两乳丰圆而挺,乳头突立, 臀肉圆厚,两腿修长,胯下一片茂茸。
 
  两人互相凝视对方的裸体,一时之间静默无语。
 
  还是何玲玲先开腔:「家莹,发生什么事,这么急找我?」
 
  「表姐,你真的要救我。」
 
  「慢慢说来。」
 
  曾家莹和何玲玲坐下,这时有几位裸体女士走过来,她们都坐在二人旁边没 有作声。
 
  曾家莹向何玲玲述说事件的经过。
 
  原来何玲玲在台湾时,城中发生银行职员被一名男子持鎗挟持的事件。 
  最令人诧异是挟持人质歹徒并非为财,而是以银行职员作为人质,连番使银 行女职员脱光全裸,暴露在公众眼前,又令银行男职员的女家属全裸走到银行门 前,过程由电视全程直播,而且不得遮掩女家属乳头阴户等部位,而新闻报导的 女主播也要全裸报导,让电视画面出现前所未见的三点毕露镜头,同时也令警方 谈判女专家在公众前脱光全裸,以换取全部人质被释放。
 
  最后男女人质、男人质的女家属和警方谈判女专家均身中蛊毒,至於要得到 解蛊毒的方法,就是各人无论户内户外都必须一丝不挂,三点毕露,身上不可有 任何的遮掩物,乳头阴毛必须让人看得清楚。
 
  (有关故事,请参看本人所写的《不一样的银行劫匪》)
 
  何玲玲问:「你们怎知道自己中了蛊毒?」
 
  曾家莹说:「挟持事件发生时,H电视台停车场发生爆炸,在爆炸发生后不 久,H台总经理钱志云突然感腹痛难当,急忙送院治理,当他被送抵医院不到1 0分钟后便一命呜呼。当时医生感到奇怪,连忙剖腹检查,发觉钱志云整个腹腔 都佈满不知名的虫子。但这一消息警方没有向外界发佈,而挟持人质歹徒却知道 钱志云整个腹腔都是虫子的情况。」
 
  「你们有喝过什么饮品或吃过什么东西?」
 
  「警方有送饮品和食物到银行内给银行职员,而男职员的女家属则在银行外 警方划定的人质家属专区内,大家都曾经饮用过一些饮品。」
 
  「哪些饮品是谁给的?」
 
  「是一位女家属的三名男学生送过来的,那位女家属和两名女学生又把饮品 拿到传媒区派给传媒记者。」
 
  「照你所言,你们中的的虫蛊?」
 
  「什么是虫蛊?」
 
  「虫蛊也是蛊毒的一种,是透过饮食媒介把特定虫卵送进人体,由於人体内 存有酵素,既可以抑制虫卵孵化,也可以催化虫卵孵化,所以要在一定时间内便 服用特定酵素,以抑制虫卵孵化,否则虫卵一旦孵化,人便会死亡。」
 
  「为什么H台总经理钱志云会那么快死亡?」
 
  「那多数是他喝了催化剂,令虫卵在短时间内迅速孵化,或者他中的是瞬虫 蛊。」
 
  「什么是催化剂?」
 
  「可以是特定酵素,也可以是平日饮食中的饮品如甜豆浆,糖水之类,在这 里你们有没有饮用过这些食物?」
 
  「没有。」
 
  「歹徒何时会给你们解蛊葯?」
 
  「七天后,现在只余下三天。」
 
  「哪你们为什么会在这里?」
 
  「虽然说我们是中了蛊毒,但从西医角度来说是没有其事的,不过H台总经 理的身亡,医生则无法解释其致死原因,为了安全起见,我们都被安排住在隔离 营,以便观察,同时也不致因我们在户外裸体而引起哄动。」
 
  「你们中了蛊毒要全裸,那又为何连我进入这里也要裸体?」
 
  「歹徒知道警方安排了这个隔离营给我们入住,他便指明这个营一定要是天 体营,任何人包括进入这个营的人都必须要裸体,否则就会得不到解蛊毒的方法。」
 
  「哪他又怎知道这个是天体营?」
 
  「曾在传媒区内饮用过饮品的传媒工作者,他们同样中了蛊毒,他们都被安 排住在这里,兼报导我们在这里的情况,不过今次我和你的面谈,我们有默契, 他们不会报导的。」
 
  「侦查歹徒是你们警方的工作,今次你找我来有何作用?我又不是侦探?」 
  「表姐,这就是问题,那个挟持人质歹徒,当他要我当众裸露时说了一句耐 人寻味的话。」
 
  「他说了什么话?」
 
  「他说……他……说:『这么多年还是那么好身材,肌肤还是那么白,阴唇 红润撩人,真的好想再和你……』」
 
  曾家莹一时说不下去,待回过了气,她才继续说:「当时我没仔细想得太多, 事后回想分析,我记想这些话是谁跟我说过。而且在人质释放后,歹徒text 我一首诗,更印证我的推想。」
 
  曾家莹把诗给何玲玲看:『丰挺乳房奶头娇,两腿修长臀圆俏,胯下茂茸淫 荡漾,掌上轻抚玉纤腰。』「写得好呀。」
 
  曾家莹一脸腓红的说:「这是子文写给我的诗,只有我和他两人才知的。」 
  「你念大学时和你拍拖那个宋子文?」
 
  「表姐,你都记得他?」
 
  「记得,他跟我说了一大堆裸体艺术的看法,你肯定是他?」
 
  「一定是他,子文非常爱好裸体艺术,当年我和他一起时,我和他在室内已 是一丝不挂的,后来他又要求我户外裸体,我不肯,大学毕业后,我们一起投考 警察,我们一起被取录,后来我投考谈判组,他则投考爆炸课,虽然我们已在警 队工作,但他依然热爱裸体艺术,而且开始研习什么裸体TanraYoga。」 
  「既然如是,找阿文出来便成。」
 
  「他已不在了。」
 
  「他不在了?」
 
  「一天,我下班回来看见他在房内全身赤裸坐在垫上,我以为他如平时一样 在做瑜伽修练,后来发觉好像有些不妥,摸摸他,他全身冰冷,吓得我急忙报警, 送院后证实他不治,但不知道原因,实在摸不着头脑。」
 
  「在家离奇暴毙?哪你又怎肯定这个歹徒就是阿文?」
 
  「这个挟持人质歹徒,自称志文,志文与子文,同音不同字,而且歹徒对裸 体艺术的看法,跟子文平日讲的十分相似,又懂得爆炸品,也熟悉我的私人事情, 非子文莫属,可是子文现在已不在了,就是这个令我感到迷惑。」
 
  「这确是有点怪异。」
 
  「表姐,这个还不止,还有这个营出了事。」
 
  「出了什么事?」
 
  曾家莹指指身旁几位裸体女士说:「这几位都是银行男职员的女家属,入住 隔离营后这几晚,银行男职员晚上都到礼堂去,在那里像和人亲热一样,但看不 到其他人,第二天他们全不知自己发生什么事,并且感到很疲倦,白天在睡觉, 她们都很担心他们撞了邪。」
 
  何玲玲和几位裸体女士打招呼,看见她们个个都一脸忧虑。
 
  曾家莹继续说:「还有更离奇的事,银行哪几位女职员,晚上在饭堂跳辣身 舞,她们还互相抚摸亲热,第二天问她们,她们全不知发生何事。」
 
  何玲玲听了曾家莹的述说,她去取来罗庚,在营中量度一番,何玲玲看过宅 盘,沉思不语,曾家莹和几位裸体女士都很焦急的围着何玲玲。
 
  过了好一会儿,何玲玲才说::「目前的情况很棘手,刚才我量度出这个营 有很强烈的阴气,由於你们身上有蛊毒,易被阴气缠身,一旦被阴气缠上,性恐 命难保。」
 
  各女士一听,人人面面相觑,一脸不安。
 
  「但为何只是银行职员有事,我们身上也有蛊毒,虽然现在我们没有他们的 情事发生,但我们稍后也会不会……」
 
  何玲玲望望发问的裸体女士,只见她两个丰满的乳房因她的激动说话而起伏, 胯下黑黑的阴毛也因身体的摇动而荡漾。
 
  曾家莹说:「她就是首位人质女家属全裸从家门走到银行的周洁仪老师。」 
  何玲玲抖抖赤裸的乳房说:「我明白周老师的疑虑,暂时我也无法解释。」 
  曾家莹说:「无论怎样也好,表姐,你有没有办法啊?」
 
  「现在首要做的是既要把他们缠身的阴气驱散,又要消除身内的虫蛊,因为 阴气受蛊毒牵引,所以要消除虫蛊,才能断除阴气。」
 
  「表姐,哪你是有解蛊葯?」
 
  「我相信歹徒给你们的解蛊葯,应该都是一些特定酵素之类,目的只是抑制 虫卵,而且还会继续以蛊毒控制你们,我给你们服用的解蛊酵素,和他的不同, 为断蛊毒,还要有相关的辅助功法。」
 
  「做什么都行,只有有效便成。」
 
  「我恐怕我的数量不足够给这里所有人服用。」
 
  「表姐,还有没有其也办法呢?」
 
  「现在先不要理会太多,目前最紧是处理银行职员身上所发生的事,家莹, 请你召集银行男女职员和相关的女家属到礼堂集合,我要向他们说明要做的事, 我会请我的助手小芬把有关的物品带过来,也请通知你的隔离营大闸的同事,当 小芬来到时让她进来。」
 
  「好的。」
 
  周家莹便请身旁几位裸体女士回去房间请她们的男士到礼堂去。
 
  「表姐,我和同事去请银行女职员到礼堂,待召集好各人,我请同事陈沙展 来请你到礼堂。」
 
  周家莹转身吩咐另一位裸体女士,那位裸体女士向何玲玲点头,之后二女便 出去办事了。
 
  何玲玲便打电话通知助手小芬,叫她带齐所需的物品赶过来,不一会儿,那 位裸体女警陈沙展来请何玲玲到礼堂去。
 
  何玲玲这时才仔细打量这位裸体女警陈沙展,她样貌尚俏,看上去三十中龄, 身材虽不是婀娜曲突,但两个乳房丰盈挺拔,乳晕较大,乳头突立,两股臀肉厚 圆,两腿腴长,胯下阴毛不多,阴唇显现,既有娇丽之躯,也显健美之体,不愧 为俏花女警。
 
  「你也是身有蛊毒?」
 
  「是啊,当日我和五位同事负责看守人质女家属专区,我们同样喝了饮品, 所以也被安排入住隔离营,顺道协助维持这里的秩序。」
 
  「哦,Madom结了婚,生育过?」
 
  「师傅怎知的?」
 
  「大家裸袒相见,全身什么都给看光,是吗?」
 
  陈沙展给何玲玲一说,心想自己是全身裸袒无遗给人看光,即时面泛绯红。 
  何玲玲随女警陈沙展来到礼堂,见一众人等已齐集。
 
  周家莹给何玲玲一张银行男女职员及相关女家属的名单:银行女职员十一人: 李慧芸,36岁,三围33B、28、34,分行经理;
 
  张小茹,27岁,三围34B、26、35,高级客户服务主任;
 
  王嘉美,28岁,三围35B、25、36,柜台服务员;
 
  陆采儿,27岁,三围35C、26、35,柜台服务员;
 
  朱凯婷,30岁,三围33B、25、33,柜台服务员;
 
  谢洁如,28岁,三围35C、27、36,柜台服务员;
 
  关纪瑜,33岁,三围32B、25、33,柜台服务主任;
 
  莫秀敏,27岁,三围34C、27、33,柜台服务员;
 
  梁嘉敏,30岁,三围32C、26、33,客户服务主任;
 
  黄嘉伦,25岁,三围33C、26、34,客户服务经理;
 
  邓映霞,34岁,三围38B、29、38,分行副经理。
 
  银行男职员五人及女家属八人:周洁仪,32岁,三围35B、27、36, 中学教师,丈夫潘可森;
 
  程淑芬,40岁,三围35D、28、35,小学校长,丈夫邱日谦; 
  凌倩华,42岁,三围36D、28、36,家庭主妇,丈夫梁玉明,其女 儿梁丽珊,19岁,三围33C、26、33,大学生;
 
  张素萍,48岁,三围37D、28、37,家庭主妇,儿子杨智廷,其姐 姐杨霭霖,28岁,三围35C、27、35,会计主任;
 
  程丽嫦,27岁,三围34C、26、34,银行高级柜台服务主任,丈夫 何卓邦,其妹何小媛,23岁,三围32C、25、32,酒店接待主任。 
  另银行女职员的女家属姐妹四人:黄晓茵,16岁,三围32A、24、3 2,高中学生,姐姐是银行职员黄嘉伦;
 
  朱倩婷,16岁,三围33A、25、33,高中学生,姐姐是银行职员朱 凯婷;
 
  王静,30岁,三围34B、25、34,电视台女主播,妹妹是银行职员 王嘉美;
 
  张静雯,25岁,三围34B、25、34,电视台女主播,姐姐是银行职 员张小茹。
 
  何玲玲数数名单上人数,对周家莹说:「我想请陈沙展和她五位同事也来帮 手。」
 
  「表姐,你又知还有其他女警?」
 
  「是陈沙展说过的。」
 
  周家莹便吩咐陈沙展去请其他五名女警也来到礼堂。
 
  何玲玲打量这二十三位不同年龄的裸体女士,除了两位高中女生乳房椒嫩, 其他都是乳房丰满,腿长臀圆的身材,样貌虽不是个个标緻,但也不失清丽可人, 尤其两位女主播,更是娇美俏丽。
 
  除了刚才几位女家属见过何玲玲之外,大部分人都不认识何玲玲。
 
  周家莹向众人介绍道:「这是玲玲师傅,不瞒大家,她是我表姐,她有解蛊 之法,可帮助我们。」
 
  众人一听玲玲师傅有解蛊之法,都十分跃动。
 
  众人想不到眼前的玲玲师傅,竟是一位标緻美人,一身肌肤白晢,身材曲突, 两乳丰圆而挺,乳头突立,臀肉圆厚,两腿修长,胯下一片茂茸。
 
  五位银行男职员已是身处众裸女之环境中,燕廋环肥,乳浪美腿,胯下毛茸, 尽入眼底,但他们看见赤裸无遗的何玲玲,下体竟不自觉跃跃然。
 
  这时陈沙展联同五名女警也来到礼堂。
 
  何玲玲打量五名女警,她们腰围稍微胖了点,两乳饱满,乳头突立,两股臀 肉又圆又厚,两腿腴而长,胯下阴毛不多,反显阴唇外现,肤色健康,体型健美, 不愧为女警之姿。
 
  五名女警看见赤裸裸的何玲玲,她们想不到何玲玲是一位样貌娟秀,身材曲 突的艳丽女士,大为惊讶。
 
  其中一位女警快人快语:「玲玲师傅,你的身材真美啊,可不可以告诉我们 你的三围呢?」
 
  另一位女警说:「我看玲玲师傅比Madom周的35B-27-35三围 还棒啊!」
 
  周家莹笑笑说:「表姐身材向来都比我好。」
 
  何玲玲笑笑说:「家莹又取笑表姐,好吧,我的三围是36C、27、36。」 
  「哗,玲玲师傅,你有什么秘诀可以把身材保持得这么美,教教我们。」 
  周家莹说:「你们不要烦着师傅,他日再说吧,现在要做正经事。」
 
  「Yes,Madom!」
 
  何玲玲向各人查询他们的生年,又察看各人的掌纹。
 
  何玲玲说:「刚才周洁仪老师问我为何只是银行职员出事,而其他人却没有? 我看过了各位的生年和掌纹,暂且可以解释是因为银行男女职员都是阴年生人或 是川字掌纹,故易招惹阴气缠身。」
 
  周洁仪说:「多谢师傅的解释,我们可安心一点了。」
 
  周家莹说,「表姐,现在我们要怎样做?」
 
  何玲玲说:「首先要说明的,今次我给你们服用的消除虫蛊酵素,是需要身 体的性激素来辅助的,所以希望各人能放开自己,一方面是救自己,另一方面也 是救自己的亲人,而我会在适当时候在银行男女职员身上驱除阴气。」
 
  於是何玲玲便向众人说明大家要做的事情。
 
  众人一听之下,个个脸泛绯红,特别是银行男职员的妻子和那位母亲,她们 的脸更是通红的厉害,黄晓茵,朱倩婷二女被何玲玲问及她们是否仍是处女之身 时,虽点头表示尚是处女,但已是羞得低下头来。
 
  何玲玲问:「大家都明白要做的和清楚程序了吗?」
 
  大家都一脸羞涩地点头。
 
  何玲玲说:「好,今天晚上亥时大家齐集饭堂,大家也趁这段时间调较一下 自己心理。」
 
  到了亥时,何玲玲和助手小芬已早在饭堂佈置妥当,各人鱼贯进入饭堂。 
  各人到了饭堂,何玲玲指示各人先到小芬那处领取一杯饮品,各人必须一饮 而尽,不得分次停顿饮用,然后各人依安排位置坐好。
 
  首先是五位银行男职员,依一个圆形顺排坐好,各人的妻子(杨智廷则与自 己母亲)及一名女警与之对坐。
 
 接着是十一名银行女职员与梁丽珊、杨霭霖、何小媛、王静及张静雯等共十 
  六名裸女,组成一个正方形坐在外围。
 
  曾家莹与黄晓茵,陈沙展与朱倩婷,四人分成两对,面对面立於圆形中间位 置。
 
  当各人都就坐好及准备就绪之后,何玲玲来到圆中,左边是曾家莹与黄晓茵, 右边是陈沙展与朱倩婷,何玲玲坐於椅上,两腿掰开,足左屈右伸,左手近身, 腕微曲掌竖向外,大指无名相如环,右手微弯,置於膝下,作接引印。
 
  小芬先用大悲水把何玲玲由头浇到脚,何玲玲开始念诵二十一遍加持咒,诵 咒完后,小芬把一支假阳具插入何玲玲阴道,何玲玲随即念诵二十一度母赞讼偈 经文,小芬随着何玲玲念诵经文的节奏把假阳具在何玲玲的阴道内进进出出的抽 送着。
 
  同时外围正方的十六名裸女和内圆的五名女警则自己抚摸着自己两乳,而内 
  圆中的潘可森、邱日谦、梁玉明、何卓邦和杨智廷等则抚摸着自己妻子/母亲的 
  乳房,曾家莹与黄晓茵,陈沙展与朱倩婷,两对人则互相抚摸对方的乳房。 
  当何玲玲念满三遍经文后,外围正方形的十六名裸女和内围圆形的五名女警 除继续自己抚摸自己乳房,也抚摸自己的阴户,黄晓茵和倩婷仍继续抚摸曾莹和 陈沙展的乳房,但曾莹和陈沙展则用手指撩拨黄晓茵和朱倩婷的阴户,而内圆中 的周洁仪、程淑芬、凌倩华、程丽嫦和张素萍等用手用口令自己丈夫/儿子的阳 具坚挺。
 
  当何玲玲再念满三遍经文后,大叫『白光』,这时凡是被编为『白光』的裸 女则把电动假阳具插入自己阴户里,其余则继续抚摸自己的乳房阴户,曾家莹和 陈沙展则用双头假阳具的一头插入黄晓茵和朱倩婷的阴户内抽送,而跟随被编为 『白光』女警的一对夫妻,丈夫把阳具插入妻子的阴户里抽送。
 
  何玲玲又再念满三遍经文后,大叫『蓝光』,凡是被编为『蓝光』的裸女则 把电动假阳具插入自己阴户里,其余则继续抚摸自己的乳房阴户,而跟随被编为 『蓝光』女警的一对夫妻,丈夫把阳具插入妻子的阴户里抽送。
 
  何玲玲又再念满三遍经文后,大叫『黄光』,凡是被编为『黄光』的裸女则 把电动假阳具插入自己阴户里,其余则继续抚摸自己的乳房阴户,而跟随被编为 『黄光』女警的一对夫妻,丈夫把阳具插入妻子的阴户里抽送。
 
  何玲玲又再念满三遍经文后,大叫『红光』,凡是被编为『红光』的裸女则 把电动假阳具插入自己阴户里,其余则继续抚摸自己的乳房阴户,曾家莹和陈沙 展则用双头假阳具的另一头插入自己的阴户内,而跟随被编为『红光』女警的一 对夫妻,丈夫把阳具插入妻子的阴户里抽送。
 
  何玲玲又再念满三遍经文后,大叫『绿光』,凡是被编为『绿光』的裸女则 把电动假阳具插入自己阴户里,而跟随被编为『绿光』女警的一对母子,儿子把 阳具插入母亲的阴户里抽送。
 
  这时外围正方形的十六名裸女和内圆的五名女警的阴户里都插着电动假阳具, 各裸女都不断呻吟,曾家莹与黄晓茵,陈沙展与朱倩婷,两对裸女,因阴户都插 入假阳具,两对裸女不再是站立而是躺卧,两人身躯紧贴,四乳互挤,身体扭动, 口中发出依嗯之声,五位裸体妻子/母亲的阴道都都被丈夫/儿子的阳具进进出 出,她们都被插得淫叫连连。
 
  而小芬把双头假阳具的另一头插入自己阴户里,然后面对面坐在何玲玲怀里。 
  何玲玲又再念满三遍经文后,叫『双身瑜伽』,外围正方形的十六名裸女, 各按自己所编的色光,两人一组,用双头假阳具互插入阴户里,而内圆的五位裸 妇半躺在女警怀里,两腿曲屈掰开,男士则顺时针方向交换位置,把阳具插入面 前裸妇的阴户内抽送。
 
  何玲玲改念度母密咒,念毕一百零八遍后,何玲玲着小芬起身离开她怀里, 拔出假阳具,小芬留在内圆,并示意男士顺时针方向交换位置,小芬继续念咒, 每念毕一百零八遍后,小芬示意男士轮替交换位置,直到再轮换到自己妻子/母 亲,那就要在自己妻子/母亲阴道内射精。
 
  何玲玲则走到外围正方形,这时是一对对裸女互插着双头假阳具,除了白光 和绿光两对裸女外,其余都是银行女职员,何玲玲左手结金刚拳,右手结宝手印, 在银行女职员的顶轮上边诵咒边画咒。
 
  刚完成十一位银行女职员的诵咒画咒后,杨智廷大叫,原来他要在母亲体射 精,何玲玲急到两人身旁,左手结金刚拳,右手结宝手印,在杨智廷顶轮上边诵 咒边画咒。
 
  当其他四位男士都快要射精时,何玲玲便走到两人身旁,左手结金刚拳,右 手结宝手印,在男士顶轮上边诵咒边画咒。
 
  五位男士都射了精,各裸女都有了高潮,各人都瘫软的躺着休息,这时小芬 突然大叫一声,接着身体抽搐倒在地上。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9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