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古典  »  【奶娘】(完结 番外)
【奶娘】(完结 番外)
                奶娘
 

   字数:37575字
下载次数: 191



 


                 1
 
  才5岁还分不清好坏的年纪,是啊,连这大应朝的皇宫中千百年来的勾心斗 角都分不清的年纪。
 
  「奶娘!」突出稚气的声音,林峰快速跑了过去。
 
  苏赞不忍心这小皇子跑得太快,赶紧站起身子,走了两步半蹲下来。
 
  看着林峰一下子冲进自己怀里,苏赞赶紧抱起他,看了看似乎只是有些气喘, 并没有撞疼的样子。
 
  「殿下,小心点。」说着揉了揉他的额头。
 
  远远看见宫女们这才跟着跑进这里。
 
  这硕大的竹园就是他苏赞一个人的住地,因为林峰。
 
  「奶娘,今天峰儿学会了好多字。」「殿下进了国学殿一天,已经会认字了?」 
  苏赞笑了笑坐了下来。
 
  看着孩子小脸红扑扑的微微传奇,皱了皱眉头。
 
  「殿下可是直接跑过来?」看着苏赞皱眉,林峰吐了吐舌头笑了笑。
 
  「奶娘我渴了。」说着就把惯用的伎俩使了出来。
 
  苏赞只得一边摇头一边解开扣子。
 
  刚露出一点的酥胸就让这小家伙着急的双手抓了出来塞进嘴里迅速的吸吮。 
  听着啧啧的声音,苏赞只得调整一下他的位置,让他半躺在自己怀里闭上眼 睛。
 
  「殿下……」苏赞的声音轻的只能让林峰听见。
 
  而林峰正闭着眼睛享受这顿美食。
 
  充盈丰满的乳房上面隐约还能看见一丝丝的血管突出在白皙的肌肤上。 
  因为吸吮,而湿润的乳韵在林峰的嘴里若隐若现。
 
  看着林峰嘴角溢出的乳白色奶汁,苏赞轻轻用手擦了下去。
 
  看着孩子的脸。
 
  这果然还是继承了他娘——荣皇后的容貌。
 
  虽说排行老五,却因为是皇后的儿子,比上面三皇子四皇子都显得多了那么 一份尊贵。
 
  苏赞知道这孩子还小,三四皇子也只是刚满15岁的毛头。
 
  但是在太子还没有确立的时期,这个林峰也是不安定的因素。
 
  晃着身子,看着林峰有些倦意,抓着自己衣袖的手也渐渐松了力道。
 
  感觉自己充盈的乳房有些下垂,知道里面的奶水多少已经被吸得差不多了。 
  林峰一年一个样子,一年一个饭量。
 
  孩子总是容易张的快,看来要一个人当奶娘来照顾,越来越勉强。
 
  轻轻给林峰换了个位置,就觉得他的小嘴开始不爽起来。
 
  赶紧轻握着另外一边的乳房塞进这小家伙的嘴里。
 
  听见吸吮的声音以后才放心。
 
  看来这个习惯,这孩子几年内也改不掉,到时候……
 
  苏赞的脸色不太好,被旁边的宫女们看见。
 
  「苏夫人您还是回房吧,殿下我们抱着就好。」苏赞皱了皱眉头,还是不太 习惯听见苏夫人这几个字,不过不好说什么。
 
  抱着林峰站了起来。
 
  「我自己来吧,只怕这一折腾,小祖宗又要哭闹了。」都五年了,没想到真 么快。
 
  苏赞躺在床踏上,看着自己怀里的林峰,想想刚进宫那会儿才20岁。 
  虽然年纪轻,却已经冻得太多了。
 
  只是这短短的五年,看着这孩子却又让苏赞心里一阵难受。
 
  荣樱的鼻子,苏赞轻轻点了一下。
 
  荣樱的眼睛……
 
  苏赞突然感觉到自己想得太多了,赶紧揉了揉自己的额头,把林峰搂在自己 怀里。
 
  荣樱只是个梦了。
 
  苏赞知道自己的心思在十几岁的时候,就被打断了。
 
  如此他现在已经过了那么多年早就淡了,淡的只将荣皇后——荣樱看成是一 个梦。
 
  一个永远无法实现的梦。
 
  所以知道林峰的出生,苏赞才做了个惊人的决定,当他的奶娘。
 
  而且一当就是5年。
 
  从最初的害怕和喜悦交错着纠缠了365天以后,苏赞就平静了。
 
  看着怀里的林峰一天一天长大,知道这个孩子也该面临的是什么。
 
  他这个奶娘也该卸任了的同时,却发现林峰已经让所有人包括荣樱知道,林 峰离不开这个奶娘。
 
  那次惨不忍睹的断奶就让苏赞这辈子都不能忘记。
 
  看着才离开了三天就瘦的气若游丝的林峰。
 
  苏赞要离开的那股念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苏赞知道,奶娘这个词在林峰心中简直就比荣皇后那个母后还来的重要。 
  这是苏赞不想看见的,却也无法改变的。
 
  感觉到小嘴很长时间没有吸吮,苏赞扣上扣子离开床铺,现在是傍晚,并不 困。
 
  关上门的一刹那,林峰却睁开眼睛,小手凑近鼻子闻了闻。
 
  上面有苏赞淡淡的味道。
 
  「奶娘……」轻轻低语。
 
  才5岁的孩子,眼神里透露着不应该有的成熟。
 

                 2
 
  五年后皇帝册封林裕隆大皇子为太子,可同时也下了道谕旨,这太子随时可 以易位。
 
  言下之意朝中上下都明白,这太子不是非老大独坐。
 
  若想坐的稳,要学在人前放在人前。
 
  那年林峰才10岁,10岁的孩子就已经懂得皇宫中的尔虞我诈。
 
  看着他已经到了自己胸口的身高,苏赞感叹自己竟然已经是而立之年…… 
  可那对充盈的乳房,仍旧是林峰的开胃食品。
 
  10岁的孩子的手也不小,能轻松握住苏赞的乳房,送进自己嘴里。
 
  有时候苏赞被他吸得都乱了心神,微红的脸颊显示着他正在忍耐着这种舒服 的感觉。
 
  这孩子不小了。
 
  苏赞叹口气,摸着孩子的头。
 
  「殿下今天在国学殿学了什么?」林峰抬起头看着苏赞,他知道这个奶娘不 像宫内其他的乳母一样,是个懂得学文的人。
 
  「太夫年纪大了,教的都是些老皇历,没意思。」苏赞笑了笑。「殿下想学 什么?」他知道林峰才10岁的年纪骑射都已经超过了他前面的两位皇兄。 
  林峰看了一眼苏赞。
 
  「奶娘的美,只有林峰知道就好。」一句话说得苏赞一愣。
 
  苏赞不是个美人,任何美都形容不上,只是白皙了些。
 
  普通得不能再普通。
 
  「今天碰见了一个人。」林峰虽然不在吸吮苏赞的乳房,却改用手轻轻摸着。 
  苏赞也只是听着,并没有回答,毕竟林峰碰见任何人都不会奇怪。
 
  「他面具低下盯着母后的眼神,我明白。」苏赞猛地一颤,这才10岁的孩 子……
 
  「想必殿下必是碰见了当今的国舅爷。」林峰闷闷的别过脸不说话。
 
  听说这国舅爷十几年前因为刺客行凶,被毒药烧毁了脸庞,至此十几年来都 带着面具。
 
  「我想问他些事情。」林峰摸够了,干脆环着苏赞的腰身。
 
  「什么?」林峰看了眼苏赞。
 
  「没什么。」之后就不肯说话,仍旧是环着苏赞。
 
  这奶娘在林峰的心里扎了个深根,是个永远都不能舍弃的人,就算是拼了性 命。3
 
  又一个五年,这林峰却变化很大。
 
  大得让苏赞再也不敢用眼光直视这个殿下。
 
  大的苏赞的乳液也只能当作一口茶存在。
 
  大得让林峰看苏赞的眼神里面,竟然有别样的光芒存在着,害怕得让苏赞不 敢想,不敢去证实。
 
  「殿下退超后不去叩见皇后娘娘,却先来这里,会让奴婢折寿的。」苏赞行 了礼,退到一边。
 
  却不想林峰突然拉住自己的手,细细的摸着。
 
  「奶娘的手跟当年一样。」苏赞没有抽回去,任由林峰摸着。
 
  如今的林峰比自己高了半头,跟当年的样子判若两人,只是眉宇之间还有着 荣樱的影子而已。
 
  却俨然是个俊帅的几乎迷倒全天下女子的男人。
 
  苏赞知道,这15岁是个多心思的年纪,只怕引导不好就要出乱子…… 
  拉过苏赞的身子。
 
  林峰让他坐在自己腿上。
 
  战战兢兢的坐着,觉得屁股挨着林峰大腿的每一处都是热得发烫。
 
  「奶娘让峰儿好好抱着。」苏赞只得把手伸出来抱着林峰的头,将他紧紧贴 在自己丰满的乳房间。
 
  单薄的衣服很容易就感觉到乳房的形状还有温度。
 
  那味道让林峰闭上眼睛,没有哪个地方比在自己奶娘这里还要舒服。
 
  如今的林峰是连太子都又恨又怕的人。
 
  苏赞知道,知道林峰能应付,却害怕自己连累了他。
 
  这孩子让苏赞心疼,疼得烧起来一样舍不得丢不下。
 
  「今日国舅送我了一匹汗血宝马。」 [踏雪] 苏赞心里默默的念着。 
  「叫踏雪,黝黑的身子,四蹄确是白色。我想他是别有用意。」苏赞看了看 林峰的头顶。
 
  15岁的孩子因为一匹马想得那么多,让自己也难堪了起来。
 
  「国舅大人辅助皇帝多年,只是送了殿下一匹马,殿下不要想太多。」感觉 林峰的手顿时收紧了。
 
  「四哥五哥……任何时候我都不能放松。」知道那两个对太子之位虎视眈眈 的皇子,苏赞知道林峰的意思。
 
  「奶娘可知道一件事?」苏赞看着抬起头的林峰。
 
  「从峰儿5岁起便笃定的事。」苏赞有种不好的预感,但是他下意识的不想 去问。
 
  「看奶娘的眼神,想必是知道了?」苏赞心理一紧。
 
  「殿下,奴婢……」「那国舅看我母后的眼神不是姐弟之间的。」慵懒的一 句话让苏赞一抖。
 
  不是……都十几年了,早就不是了!
 
  「那年我十岁时的事情,也废了功夫才明白。」林峰看着远方,让坐在林峰 腿上的苏赞有些害怕的看着15岁的孩子眼神俨然已经是个天子的神韵。 
  「想必奶娘也知道峰儿要说什么。」突然之间苏赞站了起来,重重的跪在地 上。
 
  「殿下!奴婢这15年来的心愿就是殿下能平安的在这皇宫中不受纷扰,奴 婢陪了殿下15年又怎会不知道殿下的心思。」林峰此时明显的表情阴冷。 
  「奶娘知道峰儿要夺的岂止是太子真么简单?!」苏赞下意识的跪的更紧。 
  苏赞知道这孩子在自己看不见的地方长大了,大到心气已经容不下这五皇子 的位置。
 
  对于王爷这个词不屑一顾。
 
  「奴婢知道皇后娘娘怕的就是这一天……」是啊,总有一天这两个孩子会拼 得你死我活,这是荣樱最不想看见的。
 
  也是苏赞最不想看见的。
 
  荣樱就是梦,苏赞也会难过于荣樱的难过,快乐于荣樱的快乐。
 
  林峰一怒之下拍烂了石桌,才15岁的孩子,内力就已经如此深厚。
 
  这辛苦苏赞知道,苏赞知道这孩子为了成为龙而比任何人都努力,每天只有 到自己这里才能喘口气。
 
  看着林峰消失在自己的竹园,苏赞脸色惨白。
 

                 4
 
  这乳已经这样涨大了快20年了,苏赞站在温泉中低头看着自己的胸口。 
  那两块诱人的白肉,此时因为奶水充盈挺立着。
 
  吃药维持着奶水的日子已经也快20年了,有时候苏赞能感觉到自己眼角的 皱纹都快爬出来的感觉。
 
  混白的水里全是花瓣,随着水波慢慢的晃动着。
 
  走出浴房,看着镜中的自己哀怜的笑了笑。
 
  用白绫裹了胸口穿上一身朝服,然后走到一幅画前,掀开那幅画,拿出了里 面的东西——面具。
 
  苏赞,这样双重的自己,连性别都感觉快要双重得让人作呕。
 
  一开始苏赞爱着荣樱,爱的小心翼翼。
 
  所以林峰的出世让苏赞迷了心智,知道自己做了些惊世骇俗的举动,却仍旧 不想放弃这孩子。
 
  如果这孩子把自己看得比荣樱还重些……
 
  荣樱是不是就会把眼光放在自己身上更多些?
 
  苏赞想着的时候,已经变成了林峰的奶娘。
 
  当苏赞终于放弃的时候,是在林峰三岁的时候。
 
  那时候林峰小小的身体因为虚弱而在床上痛苦的呻吟,吃什么吐什么让苏赞 流着泪再也不提一个要走的字。
 
  这样国舅爷——奶娘之间的来回奔波。
 
  让苏赞消瘦了不少,也累了。
 
  这快20年的折磨,已经把荣樱的样子淡化了。
 
  而苏赞却还是没走,他害怕,害怕这天下间的秘密被知道。
 
  害怕虽然强壮的林峰又一次受到伤害。
 
  挤好面具的带子,跃出城墙。
 

                 5
 
             胸部马上就没了~
 
  这御书房内跟几年前一样没有任何变化,一鼎香炉散发着薰衣草的味道。 
  苏赞深吸了口气,平静了一下。
 
  「国舅爷参见。」刘公公仍旧是一如既往的尖嗓子。
 
  苏赞也不打算多看这个满脸沾粉的太监,生怕看多了自己也会沾染些女子的 习气。
 
  听到刘公公再次说话,苏赞才发现自己分心了。
 
  赶紧迈了步子,走进御书房。
 
  林应天——那个娶了荣樱的男人,此刻正端坐在御座上,看着奏折。
 
  「都退下。」三个简短有力的字让书房内的所有下人和侍卫都不见了踪影。 
  「臣……」「别那么做作,朕找你不是看你万岁千岁的做样子。」看着告一 段落的工作,林应天站起身子,眼神里面稍微的疲惫却因为挺拔的身姿掩盖的所 剩无几。
 
  「朕看见峰儿夺了今年骑射的头名,拿了三万御林军的兵符。」苏赞心头一 紧,他知道林峰的能耐,知道这个孩子比大他5岁的哥哥出色的多,甚至比那些 骁勇善战的兵将都来的出风头。
 
  「知道,朕把兵符交给他的时候是怎么想得吗?」「臣不知。」「他要夺太 子位,你岂会不知?!」林应天慵懒的声音让苏赞更不敢抬头。「看着朕。」苏 赞轻轻的抬头,看着这个男人此刻正站在自己面前。
 
  「臣……」苏赞不想得罪这个人,起码是现在。
 
  「朕知道你的心思,那年朕羞辱你,让你进宫做这孩子的奶娘,你可还怨朕?」 苏赞只是还朦胧记得那年自己看着桌上的药,发了一天的呆,然后端着冰冷的药 水,慢慢的喝了个干净。
 
  那药让自己变得男不男女不女。
 
  因为这个男人……
 
  「臣不敢。」「朕让你多活了快20年,是感谢?」林应天知道,这个快要 进入不惑之年的苏赞,已经没有了任何热情。
 
  有的只是隐忍。
 
  「臣只盼殿下安好。」突然之间林应天扯掉苏赞的面具。
 
  看着他的脸。
 
  「太子之位能者得之,峰儿想要朕就会给他,只要他有这个能耐。」「皇上!」 
  苏赞害怕,害怕林峰一旦选择了太子,一旦成了帝王……
 
  这林应天「你们苏家当年确实应该满门抄斩才是。」林应天的眼里闪过一丝 杀意,却迅速被理性盖了过去。
 
  「你知道这个吗?」转过身扔了章奏折给他。
 
  苏赞看着上面的帅印,应该是边疆告捷的快书,不过却用白羊皮黑字,让人 有些怀疑。
 
  「郑将军的告捷书,恐怕另有隐情。」「苏爱卿不愧是苏丞相的儿子。」 「皇上所指的可是匈奴的事情?」苏赞知道这些年,那些个蛮夷总是骚扰边境地 区的安全,一年前郑旬将军出征后才有了缓解。
 
  只不过这告捷书却慢得很,也并没有告捷的意思。
 
  「朕要霜雪去和亲。」这霜雪正是荣樱的女儿,大太子林裕隆和五皇子的权 力之争一旦结束,总会有一个人……
 
  无论是谁,荣樱都会疯的。
 
  如今皇上竟然又让唯一的女儿去和亲……
 
  「三公主才刚满13岁,这……」「朕给她2年时间学习当地风俗民情,国 政国情。自然也够了。」苏赞知道,一旦林应天说出话,收回去是不可能。 
  「苏爱卿自然明白我叫你来不是让你看这个。」「是。」林应天往香炉里面 又扔了些薰衣草香,看着炉火渐渐的蔓延,深吸了口气。
 
  「2年后,你陪着霜雪去。」一句话林应天以为能从苏赞的眼神中多少看出 点惊讶的神情,可是仍旧是没有任何感情的起伏。
 
  「臣领旨。」林应天在心里凄惨的笑了笑。
 
  只短短不到20年,就让一个人变得如此冷漠,林应天觉得自己真的很了不 起。
 
  「只要你开口承认舍不得荣樱,朕就考虑别人。」「荣皇后贵为皇后,自不 用臣的关心,臣没有舍不得。」眼角淡淡的皱纹,看得出来苏赞已经不年轻。 
  林应天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
 
  他想起来苏赞那年20岁,看着荣樱的眼神是他这辈子都可望而不可即的一 种东西。
 
  一种选择了至高无上的权利的时候,随之要舍去的。
 
  没多久林峰的出世让林应天又一次想看看这个在爱情面前的男人如何自处。 
  他林应天的不到的东西,别人也别想得到。
 
  所以……
 
  那个春晓的日子,苏赞接到一道谕旨还有一碗药。
 
  确切地说,林应天给了苏赞十几年里面每天一碗药。
 
  他成功地看到苏赞的眼神终于放弃了对荣樱的渴望,而只是奢望。
 
  「舍不得的恐怕不是荣樱了。」林应天的话让苏赞低下头。「朕当年也是排 行老五,也是皇后的二子。」苏赞知道,林峰跟当年的林应天是一模一样。 
  「下去吧。」林应天摆摆手,把面具换给苏赞。
 
  看着苏赞离开,林应天把眼睛闭上,觉得自己有些累。
 
  [ 苏家……] 轻哼了一声,他当年满门抄斩的苏家,却留了个苏赞。 
  如今这苏赞不仅没有喊着报仇,连自己的一生幸福都又赔给这应天朝。 
  林应天想笑,笑世间竟然有如此痴傻之人。
 
  峰儿三岁的时候为什么没有杀他?!林应天觉得自己也昏了头。
 
  当年的荣樱跪在地上求自己的时候,就算是为了峰儿,林应天也觉得恨。 
  看着三岁的峰儿奄奄一息的躺在床上喊着奶娘,林应天就任何感觉都没有了。 
  是自己真的做了件疯狂的事吗?
 
  林应天揉了揉太阳穴,重新把注意力放在没看完的奏折上。
 
  苏赞刚换完衣服,就听见竹园门口的响动,开门却看见宫女太监的一串。 
  「殿下。」林峰的到来并没有让苏赞不悦,毕竟林峰是皇子,年纪还青,发 了脾气做奶娘的也该释怀。
 
  「都退下吧!今天我就住这里了。」一干人等迅速消失在两人面前,让苏赞 不得不佩服这皇宫内的宫女太监是不是大多都会轻功?
 
  才18岁的孩子,竟然眉宇间深锁着大人的气息,苏赞伸出手摸了摸林峰的 眉宇。
 
  林峰舒展表情,低头看着这个曾经仰视的人,虽然并不年轻,也不美丽。却 让林峰不知道为什么着迷。
 
  因为是奶娘?还是……
 
  顺手解开苏赞的衣服,这个动作让苏赞呆愣了一下。
 
  随即抬起手,勾着林峰的脖子。
 
  「殿下……」看着林峰此时弯下腰,一手托着苏赞的左乳,含进嘴里。 
  林峰大了,大得让苏赞消化不了这个成熟的身体含着自己乳头的事情,就算 只是单纯的吸吮,都让苏赞轻颤。
 
  为了不让林峰察觉,苏赞咬着自己的手指尽量不发出声音。
 
  听见自己乳头被吸吮的啧啧作响,苏赞别过头去不敢看,不敢面对这种几乎 偶尔才会发生的事情。
 
  突然之间,林峰双手扣着苏赞的腰,把苏赞抱起来。
 
  「奶娘已经变矮了不少。」「是殿下长大了。」苏赞笑了笑,可是仍旧让林 峰看出他的脸红。
 
  一只手轻轻的摸着另外一边乳房,让乳头瞬间挺立了起来,然后在头就要接 近的时候,伸出了舌头。
 
  卷着乳头送进嘴里,轻轻拉了一下又松开嘴。
 
  看着充盈的乳房在眼前跳动,下一刻,就又在林峰的嘴里。
 
  等苏赞意识到的时候,不知为什么,人已经躺在床榻之上,明显的感觉到下 身的硬起。
 
  苏赞害怕起来,害怕被林峰知道,如果都知道了……
 
  「殿下……睡吧。」摸着苏赞的双乳是林峰小时候就养成的习惯,这种习惯 直到最近让苏赞觉得那手再也不是单纯的抚摸。
 
  而是带着色泽的轻柔,让乳房又一次充盈的按摩。
 
  这让苏赞有些害怕。
 
  「奶娘,退了衣服。」说话间,苏赞感觉自己的身子不知道为什么竟然被搂 在林峰的怀里。
 
  一句话让苏赞彻底的清醒,他不知道这个18岁的孩子什么时候对自己有了 情欲。
 
  苏赞紧紧抓着衣服别过脸去。
 
  林峰的唇一下子吸住他的脖颈,慢慢的啃咬。
 
  苏赞的手猛然碰到林峰的下体,炙热硬挺的阳具让苏赞吓得抓紧衣服。 
  感觉到林峰的手摸上自己的大腿。
 
  苏赞猛地一抖,按住林峰的胳膊,阻止他往上延伸。
 
  「殿下……」苏赞推拒着。
 
  却敌不过林峰缠人的本事,那只在大腿上的手伸进衣服内扣着腰让两人贴得 更紧。
 
  苏赞知道不阻止不行。
 
  趁着林峰专心吻着苏赞诱人的嘴唇。
 
  企图要吧那嘴上的唇红全部吃进肚子里一样。
 
  「殿下!」苏赞突然推开林峰,让他们两个之间产生距离林峰眯着眼睛消化 刚才苏赞的动作,就算是全天下的女人对他头怀送抱,他林峰也不会动了什么心 思。
 
  如今这小小的奶娘……
 
  「奶娘今天是要违抗峰儿了?」苏赞转过脸来,已经满脸是泪了。
 
  第一次觉得承受不住的压力一下子崩溃了。
 
  「奶娘怎么了?」林峰搂着苏赞,轻轻安慰,唇与唇之间来回的摩擦,让苏 赞全身都发颤的喘息着。
 
  「殿下还年轻……奴婢……」苏赞已经20年没有过这种事情。
 
  「怎么了?」轻轻吻上苏赞的耳垂,看着上面简单的耳饰趁着耳垂极为得好 看。
 
  苏赞用手顶着林峰的胸口。
 
  「皇后娘娘下旨让奴婢2年后出宫。」这句话让林峰的动作瞬间停了下来。 
  「奴婢这20年别无所求,希望殿下留奴婢一个净身,算是奴婢出嫁后的保 证……」说话的声音沙哑的让人心疼。
 
  此刻的林峰突然急速呼吸起来。
 
  苏赞听着不对,赶紧抬头,却看见满眼的血红。
 
  「为什么?!」一个力道将苏赞压在床褥之中,胳膊的疼痛让苏赞顿时迸出 两滴眼泪。
 
  林峰不知道为什么听见这些就觉得生气,生气自己18年来却不如一个连面 都没见过的老男人!
 
  气母后竟然又一次把苏赞送出宫。
 
  「奴婢……配不上……」无法成句的言语此时让林峰怒到极点。
 
  下一瞬间就单手毁了床旁的桌子,看着被打得粉碎的桌子,苏赞只觉得心都 快碎了。
 
  「峰儿18年来还比不上一个要糟蹋你的老男人?」声音冰冷的可怕。 
  苏赞跪在床上颤抖的不敢抬头。
 
  白天对苏赞发脾气的林峰一直觉得过意不去,今晚本想好好赔罪。
 
  却因为这句话让林峰差点失手杀了苏赞。
 
  他苏赞何德何能让林峰气的失去理智,连林峰自己都不知道。
 
  苏赞喘了口气平静了一下心口。
 
  「殿下要杀了奴婢,奴婢一句怨言没有,只希望殿下听奴婢一句话,殿下一 旦贵为太子,奴婢今日之事只会坏了殿下的名声,请殿下三思。」林峰看着苏赞, 这个奶娘不傻。
 
  「殿下若要女人,不用奴婢费心,自然会有人安排。」「女人?呵呵。」林 峰笑了笑。
 
  笑自己傻,当什么太子,却还抱着不该有的幻想。
 
  「峰儿他日当了太子又如何?却得不到想要得。」苏赞隐忍了一下。
 
  「他日等奴婢唤您万岁时……」林峰笑了,笑得豪放,听见巨大的摔门声音, 苏赞抬起头,已经是空无一人的房间。
 

                 7
 
  林应天看了看跪在下面的荣樱,就算是过了20年,美丽的女人仍旧是美丽 的女人,那起伏的胸部确实能勾起所有男人的欲火。
 
  看着美丽的女人掉落的泪珠,林应天一瞬间有那么一丝不舍,抬手轻轻擦去。 
  「请皇上把霜雪留给臣妾。」荣樱突然开口,眼神变得深邃,让林应天顿觉 一阵难以形容的感觉。
 
  甩开手,不再接近荣樱。
 
  林应天知道这个女人的脾气,就算是这样,林应天也不打算改变主意。 
  「把皇后送回东宫。」就再也不看荣樱一眼。
 
  「皇上!求求您!他是您的亲生女儿啊!」荣樱已经哭得泪如雨下。
 
  「够了!拖出去!」荣樱突然挣脱开太监们的拉扯,跪在旁边的苏赞脚下。 
  「别把我女儿带走,求求你!」面具下的一双眼睛虽然思绪万千,却始终沉 默着。
 
  明白自己的愚蠢行为以后,荣樱愣在那里,任由太监们拖着出了御书房。 
  林应天的脸色也因为荣樱刚才的举动变得非常不悦。
 
  不怕死的去求一个无力自保的人,只会让自己更下决心杀了荣樱。
 
  转念一想,却没有说出来。
 
  「苏爱卿应该看在荣樱的份儿上,求一求朕才是。」苏赞走了两步,低下头。 
  「皇上决定的事,自然有皇上的道理。」「苏爱卿知道当年朕为什么要跟几 位兄弟反目成仇坐上这龙椅的吗?」「臣以为只是几位王爷无德无才,配做这龙 椅的非陛下莫数。」林应天笑了笑,苏赞应付自己的本事这20年来也增长了不 少。
 
  「苏爱卿不愿意回答朕无妨。」说完就继续看着奏折。
 
  间隙公公们来换香炉,许久苏赞也只是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你每日躲在那竹园内,还能给朕呈上一本,这让朕真的很佩服苏爱卿的能 力。」「臣的家丁有功。」林应天有时候还是会有些后悔自己让苏赞去和亲,因 为少了个忠臣让林应天感觉手上的工作会繁重起来。
 
  尤其是少了个不得不效忠,直至死亡的人。
 
  「和亲结束,就跟着郑旬郑将军一辈子不许回京。」林应天觉得这话说得有 些早。
 
  不过不能不说。
 
  苏赞也只是往前一步,跪在地上。
 
  「谢主隆恩。」「苏爱卿,朕即留你,也可杀你,谢朕做什么?洙你九族却 独留你,你可恨朕?」苏赞重重的叩拜。
 
  「臣今生永不会留子婿。」说完就准备自宫。
 
  「够了!」林应天皱了皱眉头。「你是打算让全天下人笑话我用个阉人20 年做心腹?!混帐!」苏赞放下手。
 
  「下去吧,走之前,朕还会送你份厚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