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古典  »  【美少年男妾的故事】
【美少年男妾的故事】
           美少年男妾的故事
 
  话说干隆12年初夏的一天,山西商人李贵走到安庆,开了家药铺,名为庆年 堂。这李贵本事一个山西农家子弟,小时候干农活之馀,跟村里的老把头学了一 身的武艺,无非是形意八卦一类,到了二十几岁,倒也是拳打生风,落步惊云, 算是把子好手。后来,给大户商家看家护院,勾上了那家的小姐,一番颠鸾倒凤 之后,二八的姑娘有了身孕。老爷气得不行,却又拿他没办法,总不能当自己的 女儿守寡不是?只好让他们完了婚,给了些子银两,让他带着小姐巧凤,丫鬟春 杏远走安庆,去开个药铺子。
 
  话说这李贵,黝黑的皮肤,粗枝大叶的手脚,黑熊样的身板子,运气气来, 胳膊比小孩大腿都粗,一双圆滚滚的豹子眼滴熘乱转,显出凶狠和狡黠却也不失 忠厚。小时候,村子西头的老把式,喜欢把手伸进他的裤裆,把玩着李贵比一般 孩子大的多的鸡巴和蛋子,看着这孩子的眼睛,跟旁人说,这孩子鬼的很,却也 是个有情有义的种,功夫教得!说着,用手重重的捏了下李贵的蛋子,李贵非但 没退,反而把小马步一扎,双手收于腰侧,鼓起了圆眼睛……老把式高兴的不得 了,连说,这孩子了得,了得。
 
  到了安庆,买了铺面,进了货,聘了几个老伙计,上上下下打理的井井有条, 早上3 点钟,李贵就起来站桩、练功,到了6 点,铺子就开活了。这样的日子安 稳富足,巧凤给李贵生了个黑胖黑胖的小子,李贵高兴的连说「像我,像我」, 乐的合不拢嘴。几年下来,李贵在生意上积累了不少钱财,功夫上也精进了很多, 以往凶狠少内敛了很多,转而更多的是多了一份忠厚。山西老家的老爷看他们日 子过的和美,李贵又出息了,心里也是暗自庆幸女儿找对了人。
 
  李贵到了30出头,有了几单子生意,说是送松江府,也就是现在的上海卖药。 
  李贵压着十车药材上了路,一路上走大道穿小路,李贵仗着一身精纯的功夫 加上胆大心细,车子走的很快,即便有个把小毛贼,李贵抬手一个飞蝗石就打过 去,伤伤对方的皮肉,让对方知难而退。这一路上的江湖朋友都听说了这黑熊李 贵功夫了得,而且心存仁义,渐渐的有了几分名声。后来,李贵就成了跑松江的 常客。
 
  一日到得松江府,交了药材,拿了银子在客店里歇息。忽然听得丝竹之声, 只见一对老夫妇带着一个十四五岁少女在店门口弹唱。少女皮肤细白,眉目如画, 身材高挑,似比一般女子高出一头。李贵走出屋子,看的出了神,身边的伙计搭 话说「爷,怎的喜欢这小妮子?」李贵假装憨厚的笑了笑,摇了摇头。这时,少 女似乎也注意到了李贵在看自己,害羞的低头继续弹唱,只是声音小了许多。少 女身边的老头看在眼里,就过来搭话和李贵攀谈了起来。
 
  李贵和那老汉聊的甚欢,就说要请老汉吃酒。到了晚上,李贵找了家小酒馆, 叫了几个小菜和老头边喝边聊。老头自道是教书先生,家境贫寒,想把小女送个 有钱人家做小,又怕受得委屈,今日看了李贵威风堂堂,一身正气,就要把那女 孩送给李贵。李贵闻听,默不作声,过了良久,才说问问小姐是否同意。老汉马 上就接话说,小女也爱慕贵人。李贵点头,老汉这才把话转到聘礼上,要二百两 银子。李贵装作酒醉,说是不胜酒力,就要往出走,老汉忙拉住李贵的手,说到 「好汉,好商量,好商量」。后来这一来二去的,聘礼就杀到了80两,李贵看杀 价杀的差不多了就定了。
 
  第二天上午,老汉就把人给送来了,李贵粗大的熊掌握着少女的白嫩却不似 一般女孩的手一直端详,心想「怎么着丫头的手这么大哪?大手丫头?」话虽如 此,却也喜欢的不得了。到了晚上,李贵关了门,让少女上床。少女的眼神中, 有些惊恐,支支吾吾的说「爷,您要干嘛?」李贵嘴角略带淫邪的一笑,说了声 「小妖妹子,爷要收了你」就扑了上来,少女哪里是李贵的对手,一下就被按在 了身下。李贵把少女的衣服撕扯开,在少女光华的脖颈和胸前游走,少女的胸不 大,乳房微微凸起,这更激起了李贵的激情,李贵的双手向下游走着,到了肚子 下面,忽地,李贵的手摸到了一个东西,肉乎乎、胖乎乎的,李贵不敢相信,急 忙把少女的小裤褪去,一根肥硕的鸡巴和两粒小小的蛋子!
 
  李贵急忙披上衣服,赶到之前说是少女家的地方,已经人去楼空。回到客栈 的房间,只见那个少女美少年裹了个被单,在床角哭。李贵不禁动了恻隐之心, 又被他的美貌打动,就走过去,抱住他。那少年告诉李贵,自己叫春红四岁被拐 卖到这对老夫妇家,十年时间学习琴棋书画,被当女孩养,还用母猪的子宫搽胸 才有了小乳房。李贵搂着少年,先是恻隐之心,后又有些性欲了。于是,李贵脱 了衣服,一把扯去少年的被单,少年哭红着眼睛对他说「爷,小的今天就是您的 人了,只盼您要了小的后,别抛弃就好了,小的真是无家可归了」。李贵低声吟 了一声「喏」,然后就不由分说,把少年抱在了怀里。
 
  李贵黑牆一样的身板,少年如雪的肌肤,相互映衬着,李贵让少年捧着自己 的大黑粗鸡巴,用粉红的小嘴唑,少年有些笨拙,但是唑的很认真,似乎抓住了 跟救命的绳索一样。这让李贵看着有些感动。之后,李贵让少年做到怀里,用粗 黑的大手把玩着少年白嫩的肥鸡巴,少年兴奋的喘着气,鸡巴粗了一些,只是不 很硬,而且没有毛,皮皮塌塌的像跟橡胶棍子,很好玩。一股澹薄的淫液从少年 的鸡巴里渗了出来,李贵低下斗大的黑黑的脑袋,伸出舌头来舔着少年的龟头。 
  然后,李贵把少年翻过来,少年似乎预感到了,潺潺的说「爷,您小的就要 是您的了,您轻点」,李贵并不搭话,只是手沾了些灯油,擦在少年粉嫩的屁眼 里,然后不由分说,把粗黑如铁的大鸡巴对准,往里勐然一挺。
 
  啊!!!!少年惨叫了一声,浑身被剧痛像过电一样哆嗦了起来,李贵停了 下,把手伸到前面,抚摸和玩弄着少年因疼而瘫软的白嫩肥鸡巴,慢慢的,少年 的性欲起来,屁眼里也被渗出的血和液体所润滑,李贵就抽插了起来。李贵的鸡 巴被少年的身体包裹着,他兴奋了起来,一边抽插一般骂「你就是个长鸡巴的小 婊子,是我带把的媳妇,知道不?」少年一阵眩晕,他知道自己属于这个黑壮如 小山一般的男人了,他是自己生命的依靠,一股热流泳遍了全身,屁眼也不那么 疼了,反而有一种充实感。少年用屁股迎合着李贵,哼哼唧唧的说「爷,我就是 您的带把的小妾,爷!俺是您的!」一会,李贵忽然感到前面的手湿乎乎的,粘 粘的,发现少年的鸡巴半硬着就操着淌出了精液。李贵内心一直觉得自己长的黝 黑又丑,现在,一个绝色白嫩美少年的精液在自己的手上,他贪婪的用嘴舔着手 上的精液,全数吃下了肚去。李贵怕少年射精后,没了性欲屁眼会很疼,急忙运 气,在经脉的催动下,快速把精液射了出来,射到了少年的肚子里,然后,反抽 真气,让自己鸡巴细了一些,从少年的屁眼里滑了出来。当龟头离开屁眼的时候, 嘭的一声。少年感觉到了巨大的失落感,这时李贵下地,拿了些子草纸,给少年 轻轻擦拭,看着少年红肿的屁眼,李贵不免有些内疚,心道「这美男既然是我的 妾了,我亦要对得起他」伸出舌头来慢慢的舔着。少年忙说「爷,髒,别舔」, 李贵抬头看了他一眼,眼神里充满着温柔、淫邪、凶恶、忠厚和慈爱溷合的感觉, 然后并不答话。清理完毕,二人睡去。
 
  第二天早上,少年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快中午了,少年感觉自己的腰跟断了 一样的疼,屁眼火烧火燎的,房间里还弥漫着昨天交合留下的精液、血液和少许 粪便的味道。少年环顾四周无人,嘤嘤的哭了起来,不一会,李贵进来了,问他 为什么哭,少年一把抱住李贵,说到「俺以为爷玩了俺就不要俺了」,李贵只是 澹澹的一笑,幽幽的道「一夜枕席百年恩,我辈岂是无情人」
 
  不久,李贵把少年带回了安庆的家,对外就说是纳了房小妾。李贵知道瞒不 住巧凤,也没必要瞒着巧凤。自打巧凤18岁跟了李贵,已经过去了8 年,孩子小 虎都8 岁了。巧凤现在是个漂亮而温柔的少妇,一直深爱着李贵。当李贵说自己 收了个小妾的时候,并没什么气恼的,只是说到这个小妾其实是个男孩的时候, 巧凤有些坐不住了,连声说到「这算哪门子事呀」。李贵抱着巧凤,一边安抚他, 一边把春红叫了进来,春红低着头,给巧凤请了个安。
 
  巧凤让春红抬起头,盯着这个美少年,单纯干淨的面孔,清澈的眼睛,粉红 的嘴唇,不禁有些心动,然后马上又恢複了怒色,斥骂道「小狐狸,跪下」,春 红乖乖的跪了下来,把一杯茶端到了头顶上,说道「奶奶请用茶」。巧凤一时不 知道怎么办了。李贵一直搂着巧凤,虽然没有扭头看巧凤,但是,一只手一直放 在巧凤的手腕上,刚才的心动,李贵很清楚的知道。于是,就说「凤娘,你就喝 了吧,算是咱们家收了他」。巧凤伸入玉手端起茶杯喝了口茶。然后,就指派了 些活计给春红做。
 
  到了晚上,李贵和巧凤在一起,巧凤好多天没和李贵亲热了,一下子抱住黑 铁塔似的李贵,李贵也激动了,两人云雨了起来。正当这时,窗外隐隐的传来啜 泣的声音,李贵知道是春红,想着想着,不由得抽插的就慢了。巧凤有些恼了, 说道「你是不是想那小妖精了?」李贵说,「要不把他叫进来吧」。巧凤怒道 「你疯了?说到底,他可是个男的呀」,李贵把鸡巴往巧凤的逼里一挺,巧凤哼 了一声,然后,李贵才慢慢的说「你是我的妻子,他是我的男妾,都是俺的人」。 
  巧凤被一下子搞的心神错乱,稳了稳神说「那你不拍,他不规矩?」李贵呵 呵一笑,说道「有啥规矩不规矩的,他都是俺的人了,就是你给他生个儿子,也 是要随俺的姓」,巧凤有些惊愕,李贵没理她,接着说「本来,俺把他操了,他 鸡巴也不行,但是,俺想帮他留个种,也算是俺对得起他」。巧凤听罢,又恼怒, 又欣慰,恼怒的是,李贵居然让她怀别人的孩子,欣慰的是,李贵虽然外表狡黠 凶悍,内心却是如此重情重义。
 
  第二天晚上,李贵、巧凤和春红三人就在一个屋子睡了。春红一开始还很害 羞,看着李贵抽插巧凤,李贵抽插了一会,拔出鸡巴让春红舔,春红跪下,用心 舔着李贵粗黑鸡巴上的粘液,他自己的肥鸡巴半软不硬的耷拉在腰间,巧凤看着 出这一幕,黑壮的李贵和白嫩嫩的春红,凶悍和柔弱,两个极端的男人溷成了一 体……接着,李贵插到了春红的屁眼里,然后扶着春红的鸡巴塞到了巧凤的逼里, 春红小小年纪哪经过这番刺激?一下子就尿淞了,把精洩了巧凤一肚子。然后, 三人搂在一起沉沉睡去。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巧凤怀孕了,十个月一个,一个清秀白嫩的男孩出生了, 李贵的儿子小虎抱着这个娃娃说,这是我俊美的宝贝弟弟……
 
[ 本帖最后由 shinyuu1988 于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