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乱伦小说  »  哥哥的女友是同级生
哥哥的女友是同级生
 字数:501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十六)
 
  「我今天突然说这种事,小明你会不会生气?」
 
  离开小茜的家,我和杨羚走在路上,她突然脸露愧色的问我。
 
  「当然不会!这很正常,有些事情是需要沟通,这样说过明白不是很好?」 
  我有点不自然的答道,杨羚感慨地说:「其实我是十分羨慕你俩,要结交玉 石俱焚的朋友比情侣更困难,尔虞我诈的友谊,是最令人趋之若鹜。」
 
  喔,都说其实你可以不用那么多四字成语,简简单单才容易听懂。
 
  「我也会好好跟小茜相处,我想我跟她一定可以成为断袖分桃的好朋友。」 
  杨羚笑着道。
 
  「嗯,我知道你们一定可以的。」
 
  再走一段路,我想起刚才跟哥哥的交换条件,虽然明知道答案,但答应了的 事还是要做,於是战战兢兢向杨羚问道:「对了,有一件事你听了不要生气,哥 哥提议下星期的连休一起去海岛宿营,想问你有没兴趣一起去玩。」
 
  「缩影?」
 
  「不是缩影,是宿营,即是在渡假屋住两天那种。」
 
  「小明的意思是不回家睡,和你去渡假屋共度春宵吗?」杨羚天真的问我, 我登时不知道怎样回答,你到底明白「共度春宵」是什么吗?
 
  「是、是接近这种意思,我也知道我们才刚认识,说这种事很过份,但因为 答应了,所以才随便问问…」我结结巴巴道,杨羚双手交叉,眼里带着星光道: 「好啊!」
 
  「我就知道你不会答应…好…好?」
 
  杨羚点点头道:「嗯,我刚到这边不久,什么也孤陋寡闻,当然想多去些地 方寻花问柳。」
 
  「你不会觉得危险?」我对杨羚的爽快答应感到意外,女孩笑道:「当然不 会,小明你是我的男朋友,我相信你会不择手段地保护我。」
 
  「但你不怕…我会做出什么吗?我们才认识几天,便一起去外面留宿了?」 
  我不好意思道,杨羚反问我:「怎么了?难道我不相信小明吗?你曾答应过 会对我忠心耿耿的嘛。」
 
  「话是这样说,但我始终是男生,你便一点也不担心?」
 
  杨羚和谐的望着我笑说:「一个对女生有出轨企图的男生,是不会主动提点 对方,小明你这样说,足见你是真心对我,我还需要担心什么?」
 
  得到女友信任,我自然是感到高兴,杨羚满有信心道:「我会找小明你当我 的男朋友,就是觉得你是一个德高望重的好人。我这个人没有什么优点,但对自 己的眼光还是蛮自信的。」
 
  我望一望眼前女孩,天使美貌、魔鬼身材,加上勤快好学、态度和善,想说 你全个人都是优点,唯独眼光是差了一点。
 
  「对了,海盗宿营有什么好玩的?」杨羚兴致勃勃的问我,我想想答道: 「有海滩,和可以去岛上的山玩吧?」
 
  「哗,太好了,那岂不是可以跟小明共赴巫山?我好兴奋唷。」
 
  很明显杨羚是不理解共赴巫山的意思,虽然听到她甜美的声线说出这话,我 是比她更兴奋罢了。
 
  意想不到地得到杨羚答应,回到家里,哥哥已经胸有成竹地坐在家中等我: 「怎样?小绵羊答应了吧?」
 
  看到他那早已猜到答案的表情我有些不爽,但仍老实地答:「嗯,她说去也 可以,但一定要规规矩矩,不可以有越轨的想法。」
 
  「哈,哪一个女孩子给弄上床之前不是这样说,规规矩矩?到时是怕你不举 了。答应跟男生过夜根本就跟愿意和你上床没分别了,你这小弟怎么连这种暗语 也听不懂?」哥哥素有经验的大发伟论。
 
  「别说我了,那你呢,问了小茜没有?」我扯开话题,哥哥哈哈大笑:「小 茜需要问的吗?她是我马子,我说去哪儿,她不就跟到去哪儿。」
 
  我听得满不是味儿,也不跟哥哥争论,自行走去厨房煮晚饭,哥哥在外面问 我:「喂,要不要给你准备?」
 
  「准备什么啊?」我一边洗米一边反问,哥哥理所当然说:「保险套,你不 会想未成年便当爸爸吧?处女炮可以中出,之后还是戴个套保险一点,要不要给 你买,一打够不够?」
 
  「你胡说什么!」我面红耳热大叫,可大脑却不由自主认真地算着,三天两 夜,一打应该够吧?
 
  次日回到学校,小茜已经坐在自己的座位上跟同学聊天,我不经意地望了她 一眼,她也回看我一眼,大家都像有点心虚的立刻别个眼神。经过昨天在杨羚面 前说了那种话,我感觉我和小茜之间好像多了一重无形的隔膜。
 
  我俩没有交谈,中午时她一贯地和几位女生去找杨羚午饭,直到下课时我看 到小茜坐在自己的位上没有离去,抱着的书包早已把课本收拾好,好像不知在等 待什么。
 
  不会?是等我过去吧?
 
  看着同学们逐一离开课室,小茜仍是没有走的意思,我鼓起勇气,拿着书包 去到她面前。
 
  「喂。」这是我俩过往惯常的打招呼方式,就只一声「喂」,不会呼唤对方 名字。小茜以手托着头,也若无其事的回了一声:「什么耶。」
 
  「哥哥跟你说了吗?」我左顾右盼问道,她东张西望反问我:「说什么?」 
  「就是?海岛宿营的事。」
 
  小茜愣了一愣,那个反应告诉我哥哥还没跟她说,我不经意道:「他说下星 期的三连休去海岛宿营,你会去吗?」
 
  小茜又是没有望我一眼的反问:「她呢?」
 
  「哪个?」
 
  「你知道的。」
 
  「你说小羚,她说可以去。」
 
  「呵,这么快发展到一起外面留宿了。」
 
  「好像是我问你先的吧?都没回答。」
 
  「我是你哥哥女友,他叫我去我当然去。」
 
  「也是?」
 
  「怎么了?不想我去吗?」
 
  「没有!人多热閙一点。」
 
  「反正是各有各玩的。」
 
  「也是?」
 
  「还不走?下课铃都响了这么久。」
 
  「那你也不走?」
 
  「关你什么事?」
 
  「也是?」
 
  小茜的态度不是很好,我不敢再惹她什么,只抱着书包便离开课室,可还没 有踏出,已经看到一阵金光飘进来。我没有夸张,不知是否日光折射在白色的校 裙上的效果,杨羚走到什么地方彷彿都会散发一种灵气。
 
  「小明,小茜,你们果然在这里。」杨羚带着微笑的走进来,我和小茜尴尬 不已,只两个人的课室,怎样看也很不自然。但杨羚没有介意,直接走到小茜面 前牵起她的手说:「下星期的海盗宿营,小茜你也会去吧?」
 
  「会、会的?」小茜一脸愣然,随意的点点头,杨羚欢喜的抱手道:「那太 好了,我很期待可以跟你们一起去拈花惹草,我想一定是个惊心动魄、令大家留 下烙印的难忘之旅。」
 
  「应?应该会是吧?」小茜脸上流下一滴冷汗。
 
  杨羚的热情叫人难以拒绝,结果在哥哥邀约之前小茜已经答应了,这次的四 人旅程,希望全部人都能平安回来吧。
 
  「保险套、润滑油、A片?还有震蛋和按摩器,都带齐了!」一星期后到了 出发之日,看到哥哥在收拾背包,我怀疑他到底是去旅行还是上酒店。
 
  我们相约在码头集合,这天小茜穿着一套旅行用的轻便衬衫长裤和运动鞋, 杨羚则是卫衣及膝裤再搭粉蓝色外套,当然少不了掩饰其明星脸孔的大圆框眼镜 和黝黑粉底。
 
  可即使如此,那打了七折仍是惊为天人的美貌还是惹来不少「狂风落叶」, 在船的航行期间借故靠近的男生络绎不绝,最后要劳动哥哥站在旁边才总算稳住 情况。
 
  「好高大,这样的美女果然是有男朋友呢。」
 
  「没希望了,对手太强。」
 
  「虽然很不甘心,但这才是一对啊。」
 
  小茜看到我要借哥哥出手,冷冷的道:「要哥哥作护花使者保护自己女友, 你好意思的吗?」
 
  我无奈道:「没法子吧,我站过去也没说服力。」
 
  小茜讽刺我道:「也是,别人知道连你也有机会,更缠着不放呢。」
 
  我反唇相讥道:「没错,所以我坐在不会有人鸟的女生旁是最合理。」 
  小茜耳上一红,生气道:「谁没人鸟了?我的男友可是一等俊男!」
 
  我不认输道:「我的女友何尝不是仙女下凡!」
 
  「噁噁!」
 
  「咕咕!」
 
  我俩狐假虎威,借着别人来增加自己的气势。
 
  到了岸上,我们沿哥哥同学提供的地图来到渡假屋,大家都目盯口呆。 
  「这是渡假屋?不如说是木屋?」
 
  哥哥把我拉一边小声说:「傻瓜,我是故意挑这种。你看,这屋破得要命, 连浴室也没有门锁,隔着两间房的木板跟纸一样薄,不就是泡女生的最佳地方。 
  想偷窥洗澡,夜袭甚至大镬炒也非常方便。「
 
  我皱眉道:「你有没这样下流。」
 
  哥哥脸不红气不喘道:「我也是为了小弟好,小茜我上过了,再上随时没难 度,这个安排也是为了你可以上到小绵羊。」
 
  「都说我们不是这种!」我不理推门而进,这种破屋连门也不用锁。
 
  小茜跟我一样没有表情,唯独杨羚是异常兴奋:「在这种浑然天成的地方, 是最有接近大自然的感觉了!」
 
  我望向摇摇欲坠的天花,想说如果今晚下一场大雨,应该可以把我们带到最 不受人类科技污染的天国。
 
  既成事实,就是破屋也要住了,把东西都放到房间,按照小茜的编排,自然 是我与哥哥睡一间,她们两个女生住一间。
 
  哥哥向我打个眼色,看,这种木板墙一推便塌,两间房跟一间是没有分别。 
  「好吧,别浪费时间,这里旁边便是沙滩,我们换个泳衣去玩吧!」哥哥把 握时间提议道,小茜和杨羚也点头说好,连午饭也不吃便先去耍乐一番。 
  我们各自在房间换上泳衣,当两位女生出来时,又是叫人呆住。
 
  「好美?」
 
  杨羚身材好从校服外已经知道了,但想不到穿上泳衣后是这么惊人,那鲜红 色的胸罩简直包不住两个白嫩肉球,乳香倾泻而出,配上那完美脸蛋,完全就是 人称的童颜巨乳。
 
  这样漂亮的一个女孩不要说当女朋友,只是看一眼,已经令人感到幸福了。 
  站在旁边的小茜虽然身材也不差,但对手实在太强,也就无可避免地给比了 下去,天使与凡人,始终是两个境界啊。
 
  「小明,我们去打沙滩排球吧?」杨羚兴奋地绕着我手,奶子压在臂膀我都 几乎要流鼻血了,还用打排球,你身上不就已经有两个?
 
  小茜看到我晕其大浪,不理睬的穿上沙滩拖鞋出去,哥哥识趣地跟在后面, 剩下被巨乳压得快要失血的我脚步浮浮,连站也站不稳。
 
  来到沙滩,一对俊男美女更是所有人的焦点,这天是公众假期,来渡假的人 也多,可以插放沙滩排球的网子早被别人佔了,杨羚失望的说:「来晚了,没有 得打。」
 
  可是这话一出,本来在打着的男生们立刻让出位置:「美女,我们不玩了, 你来吧!」
 
  杨羚喜出望外说:「太好了,刚好有人败兴而归,运气真好。」
 
  我心想根本不是运气好,这么大的一对胸脯,谁不想看她摇奶?
 
  美女在生活上还是很多优惠,结果我们一来便立刻可以玩了,我跟杨羚站一 边,哥哥和小茜站另一边。在此以前我没有玩过沙滩排球,本来以为只是嬉戏玩 耍,没想到是意外地认真。
 
  「我先来。」杨羚兴致勃勃地第一个发球,手把球向上一抛,手一拍,皮制 的排球登时以急激劲度飞过对面,小茜连眼也来不及眨,球已经轰一声直插在沙 地上。
 
  「这?」小茜好像还没意识是怎么一回事,杨羚高兴地回头跟我说:「我在 苏格兰时是排球部的,荒废了这么久,幸好还记得怎样发球。」
 
  我看着随杨羚动作那一起跳动的两个肉球,哪有心情听她说话。原来多打排 球身上便会长排球,我想小茜一定很后悔过往一直打乒乓球。
 
  「嘿,原来小绵羊是高手吗?」哥哥看到杨羚的实力,脸上露出一种不敌笑 容,上前一步跟小茜交换位置:「让我来会一会你吧,别说华哥欺负女孩子。」 
  「来吧,排球场上没分男孩子还是女孩子。」杨羚眼中,是一种巾帼不让鬚 眉的气势。
 
  哥哥从地上拾起皮球,看过杨羚初发的那球知道是高手,也不留力的一起手 便是击球:「啪!」
 
  杨羚腿一闪,握在一起的双手把球推回绳网对面,哥哥再来扣杀,还是给女 孩接过,连攻连接的互交几球,最终皮球给哥哥拍落在我们一边的沙地上。 
  大家看得呆了,不知道到底应该把目光放在排球上,还是杨羚的肉球上,女 孩没有气馁的从地上拾起,再一发,又是来回六七下的你来我往,这一次是哥哥 输了。
 
  「好小妹,可以在我手上拿到分。」哥哥斗志更盛,为了泡女勤於运动的他 对体能是十分有信心,如何不能输给女孩子。而身为排球部前队员的杨羚为了不 失苏格兰代表队的名誉,也是全力以赴。结果他们交锋了几回还是不分胜负,我 和小茜根本连球也没有碰过,后来因为太无聊甚至离开了绳网也没人在意。 
  小茜跟我一样扁着小嘴,看围着观战的人愈来愈多,有点没意思的跟我说: 「很闷,到那边走走吧?」
 
  「嗯。」我不反对,沦为路人甲的确不是味儿。我俩在沙滩走了一段路,小 茜有感而发的问我:「阿明你说…伴侣太优秀,是不是一种福气?」
 
  「那有得选,谁也希望跟条件好的一起吧?」我想当然答道。
 
  小茜想了一想,忽然带着讽刺语调的问道:「阿明你现在一定很庆幸吧?」 
  「庆幸什么?」我不明道。小茜吐吐吞吞说:「就是?那时候没有接受一个 本地橙,结果之后来了一个外地蜜瓜。」
 
  「什么又灯又蜜瓜,你这种比喻很不论不类。」我没好气说。
 
  「不是吗?幸好没有乱挑,原来更好的是在后面。」小茜嘟着嘴道。
 
  「哪里会这样想,世事谁都不能预料吧?」我顺口溜着:「而且其实我比较 爱吃橙。」
 
  小茜脸上一红的看着我,我连忙解释道:「别误会,我只是说生果。」 
  「我知道啦?」
 
  之后我们没再说什么,两个本来是好朋友的同班同学,现在分别成为了别人 的另一半。哪管是香蕉还是青瓜,都已经再没关系了。
 
               色姐妹